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忘羡七夕贺文

我就不该做梦自己可以一个小时撸完……




七夕佳节本是善男信女花灯月下相会的大好时光,云深不知处这般规矩森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境,纵然是往年从不理睬,今年各世家子弟在云深求学,总不好将他们都关着。于是一向不问世事的蓝家家主便特许这日非轮班守门弟子均可下山赏灯,无非蓝家子弟总得多遵守几条清规戒律罢了。

众世家子弟嬉笑打闹过了山门,跟山门前默默拭泪的蓝家子弟担保会带些好吃的好玩的回来,便一拥下了山,仿佛猛虎归了林。

按理说,这大好的日子加上这大好的政策,世家子弟们当是个个春风得意,可这群人原本的中心,最难治的毒瘤,却是抱着脑袋慢悠悠走在队伍的最后,一脸愁怨。

魏无羡又怼回去几波江澄等人不安好心的嘲讽嬉笑,叹了几口气,转过头来对着身后那张黑成锅底的脸哀求道:“蓝湛,好蓝湛,我喊你哥哥,你能别这么一脸苦大仇深吗?知道的说我们关系不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上刑场。您老人家能走快那么一点点吗?”

蓝忘机不愿与他多话,衣袖一摆,倒是当真加快了步伐。见有望追上大部队,魏无羡心情总算好上了些许,又凑到蓝忘机面前叽叽喳喳起来:“说真的,虽然我没在你们姑苏过过七夕,但是想必各地习俗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这根劳什子的线,你决计不会跟我下山,既然下都下了,说明天要你跟我一起玩,你就赏个脸,给我个面子呗。我保证,今天一定会让你玩得尽兴而归。”

蓝忘机向来是不信魏无羡的“保证”的,这人生性顽劣跳脱,捉弄人更是花样百出,让人气恼。他一想到那根让他不得不出现在这里的线,脸上黑气就浓郁几分。

各世家子弟在云深求学,人人持有一枚通行玉令,前些日子魏无羡下山买酒,赶巧店家遇上了邪祟。魏无羡向来是爱多管闲事的主,当即拍胸脯保证让那邪祟再不来犯。他年纪虽轻,本事不小,果真逼得那青面獠牙的妖兽溜之大吉,还不小心遗漏了一条红绳。魏无羡从未见过这样的妖兽,那根红线便被他带回云深大肆吹嘘自己的英勇神武,将那红绳绑在自己小指上并断言这红线定是月老看他丰神俊朗,正逢七夕,便派那妖兽送来红线,要送他一段稀世情缘。江澄听他瞎吹听得牙根发酸,抓起另一头绑上个纸镇就甩出了窗外,谁知好巧不巧就砸中了蓝忘机。那条本是普普通通一条的红绳竟自发缠上了蓝忘机右手小指,还无论如何都解不下来。蓝启仁用剑斩火烧,那红线都毫发无损,他暴跳如雷把魏无羡骂了个狗血淋头,也还是不得不接受在寻找到解决办法前他的好徒儿都要和这个混小子同进同出同食同榻的事实,差点没给气死。

魏无羡跟着蓝忘机在静室过了几天“好日子”,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众人又好笑又同情,好在七夕节至,蓝忘机怕是也看他可怜,魏无羡软磨硬泡下,倒是同意一起下山了。

不出魏无羡所料,山下景色同山上简直两个世界,众人如坐了许久天牢终于得见天日的囚犯,顿时散得无影无踪。魏无羡本也想东看看西瞧瞧,无奈一头连着蓝忘机,总也蹦哒不起来。

才怪。

“嘿!蓝湛蓝湛!你看这个糖,我们云梦那边可没有,你吃过没?看你这样肯定是没吃过,唔!好吃!你要不要尝尝!”

“不。”

“蓝湛蓝湛,这烧饼我们云梦也有的,哎呀,这烧饼怎么是甜馅的,不过也挺好吃,蓝湛张嘴。”

“……不。”

“你怎么老拒绝我呀,诶你看这个面具,好不好看?”

蓝忘机叹了口气,揭去了他脸上犹如吊死鬼般丑到极致的面具,道:“别玩了。”

魏无羡不服气:“我们下山可不就是来玩的么,蓝湛你真的好不给我面子,不怕我等下不回去,耗到门禁么?”

蓝忘机厉声道:“你敢!”

魏无羡也加大了音量,道:“我就敢!不然……你把这烧饼吃了,我就老老实实的,你说什么时候回去我就回去。”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凑到他嘴边的烧饼,凝眉不语,似乎在犹豫。魏无羡见“劝谏”有戏,不由得喜上眉梢,他眼睛微弯,唇角轻勾,眼底宛如一汪星海,直看得人深陷其中。

蓝忘机的目光不知何时从烧饼转到了魏无羡的脸上,他自己没发觉,魏无羡也没在意,反而乘其不备,塞了一小块烧饼进他嘴里。魏无羡看蓝忘机腮帮子立时鼓起,一张标致的脸蛋撑得有些变形,眉头拧紧,吐也不是咽也不是,纠结的模样,这几天头一回笑出了声。他这一笑,将蓝忘机的眉头也一并抚平,他微微侧首,将口里食物咀嚼吞咽,又恢复那派无波无澜的模样,魏无羡撑着他的肩,调笑道:“怎么样,好吃吧?好不好吃?蓝二公子说句话嘛。”

蓝忘机看他一眼,眼底责备之意明显,可魏无羡还是一副大获全胜的模样,心道:“我逗得小古板吃了这一次烧饼,下次没准就能引他陪我喝酒了,嘿嘿。”

两人遂并肩而行,穿行于花灯下人群中,蓝忘机素来不喜与人接触,旁人见他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也是避之不及,可是魏无羡越靠越近,最后肩挨着肩,他也不再说什么。二人行到人群较为稀少处,魏无羡开口道:“蓝湛,我是真的想跟你做朋友的。”

蓝忘机不答话,他也不期待蓝忘机答话,自顾自道:“我知道你在山上清修惯了,也一直规规矩矩,从不逾矩,这山下虽然不如云深不知处景色优美,可你不觉得也别有一番风味吗?”

他喃喃道:“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跟我回云梦,我们云梦那边比这里还好玩,摊子比这里还多,我还可以带你去摘……什么东西!?”

魏无羡说到最后时,看到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他心中警惕,拔腿就追。他跑了十来步才想起蓝忘机还和他绑着的,好在他还没出声唤他,蓝忘机便已追上。两人都不是寻常人,再加上随身带着不少符纸和佩剑,不一会就逼得那黑影无处可逃,只能缩成一团。

魏无羡想看清这东西的模样,伸手一摸却发现明火符已被他用光。好在蓝忘机会意,为他燃起了火焰。魏无羡道了声谢便凑近去看,这一看不得了,竟是那逃跑了的妖兽。

魏无羡恍然道:“好哇你,居然还敢回来!”

蓝忘机见那妖兽虽然相貌丑陋,行为却不似有害人之心,忍不住问道:“它是如何作祟的?”

魏无羡道:“他偷了店家两坛天子笑。”

蓝忘机:“……”

魏无羡:“还顺走了几块牛肉。”

蓝忘机听不下去了,问:“就这些?”

魏无羡道:“可不就这些,蓝湛你不能因为家里有钱就不把钱当钱啊!”

蓝忘机当然并无此意,他思索良久,还是问道:“可你不是说……”

魏无羡:“说什么?”

蓝忘机:“……你说它作恶多端,伤害平民,你路见不平,才出手……”

魏无羡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居然是说他在兰室吹嘘的那些,心下大乐,顿时笑得直不起腰来。蓝忘机让他扶着肩,不明白他为何如此,魏无羡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道:“我那话就是为了渲染气氛的你也信,你看他们,谁信啊。而且我说的话你居然全听到了,你该不会是守在窗口才会被……”

蓝忘机神色一变,抬手挥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厉声道:“绝无此事!”

魏无羡还在大笑,上气不接下气地回了句好好好,这便定了定神去看那妖兽。他二人方才那一阵闹,那妖兽倒也没趁机偷溜,还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双黑眼珠子水汪汪的,不看他别处,当真是楚楚可怜。魏无羡蹲下,问:“我上次都放你走了,你怎么还回来?”

那妖兽低低叫了两声,竟然有点小奶狗的神韵,魏无羡脖子一缩,强作镇定,蓝忘机也在他旁边蹲下,他教养极好,哪怕是蹲,也蹲得超凡脱俗。他道:“物品遗失,前来找回?”

魏无羡听他一提醒,一拍大腿,茅塞顿开,见那妖兽神色也顿时明亮起来,便知他所猜无误。可这又让他犯了难,道:“你这绳子……不是我们不想还给你啊,实在是我们摘不下来。喏,你看。”

魏无羡扯了扯自己左手上的红绳结,又拉了拉蓝忘机手上的红绳结,都是全无动静,只能耸肩。

妖兽也不气馁,举起两前爪,努力想搭在一起,奈何腿短够不着。魏无羡看得乐了,也明白它想表达的意思,扭头问蓝忘机:“他这是不是想让我们牵手啊?”

蓝忘机挑了挑眉,神色严肃,魏无羡大乐,一把抓住他的手,死死扣紧,谁知他们努力数日都无果的红线竟然就这么松开,落在了地上。

妖兽大喜,叼起就跑,留下两个还在十指相扣的少年。蓝忘机见红线分开,心下一松,魏无羡却是捏了捏他的手,还伸出拇指抚摸他的指关节。

蓝忘机脸色大变,劈开他的手,喝道:“你干什么!?”

魏无羡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耸耸鼻子,道:“都是男的,摸摸手怎么了,又不是姑娘家……”

他见蓝忘机神色变换莫测,为防他暴起把自己杀了,便推着他往回走,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蓝忘机神色渐渐稳定,还是有些不可置信,魏无羡看着他这副神情,左手虚抓了几下,心道:“蓝湛这皮肉不知怎么养出来的,怎么这么好摸,跟小姑娘似的,不知道他的脸是不是也这么软。”

想着想着,又忍不住盯着他侧脸看,蓝忘机注意到他的目光,警惕地问:“看什么?”魏无羡没皮没脸惯了,嘻嘻笑道:“没怎么,就是想祝你七夕快乐。早点找到你的天定之人当道侣。”

蓝忘机沉默半晌,别过头去,轻声道:“无聊。”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