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悔生(3)

我觉得我还是两天一更吧,不然会咕咕咕得很厉害的……对不起……

虽然到现在才说真的很抱歉,这应该是一篇汪叽带孩子的温馨日常(大概温馨……)

————————————————————————————————————————————————

蓝家有一片很大的草地,上面挤满了大大小小的白团子。这些兔子认主,除了养他们的蓝忘机,最喜欢的就是蓝愿了。他小时候个头还很矮,一大群兔子一下子就能把他淹没,蓝忘机就在旁边手足无措地站着,不知该如何把他从兔子堆里挖出来。

蓝愿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想起家规中有不可无端哂笑,忙又端正了面容。

“……愿!阿愿!”

蓝愿顺着声音望去,果然看到了蓝景仪急匆匆跑来,他正要提醒蓝景仪不可疾行,蓝景仪便先一步扯住他往回走。

蓝景仪道:“含光君回来了,听说还捡了个孩子回来。”

蓝愿正要问他缘由,乍一听到这话,也顾不得数落,跟着惊奇了起来。

他自幼父母双亡,大病一场后谁也不记得,是含光君一手带大,蓝忘机于他,不是生父胜似生父,心里也下意识将那孩子当做自己的弟弟看,迫不及待要见见那孩子。

“哎,到了,咦人呢?怎么全散了?”

蓝景仪扯着蓝愿跑到了山门口,可除了零星几个看守山门的弟子,其他人都散了大半,连含光君和那个传闻里的孩子也见不到个影子。蓝景仪抓住一位看山门的弟子,问道:“劳驾这位师兄,含光君呢?”

那位弟子被这人风风火火的作态一惊,回头一看到他身后同样大汗淋漓的蓝愿,顿时了然,回道:“含光君带了个孩子回来,现在应该在静室。”

蓝愿和蓝景仪不约而同惊道:“静室?!”

静室内陈设甚简,然一桌一椅均是上品,哪怕是魏婴这般在外流浪的孩童也能看出其珍贵。蓝忘机令他在静室里等着,他便在墙角缩成一团,生怕污了这一方雅致。

他正好奇地东张西望,蓝忘机已经打了水回来,魏婴就搂着膝盖看他装满了一浴桶的水,蓝忘机回头看他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

魏婴指了指自己,道:“你是要我洗澡吗?”

蓝忘机点点头。

魏婴忽然就有些局促不安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很脏,可是他也没有别的什么衣服可以换。蓝忘机注意到了他的窘迫,进了内间翻找,不多时就拿出了一套小小的蓝家校服。

蓝忘机道:“你可以……先穿我的。”

魏婴又壮着胆子问了脏衣服怎么办,怎么洗,得到蓝忘机的回复后才安心地脱了衣服进去洗。蓝忘机见他开始脱衣服了便转了过去,却不想听到扑通一声,回过头来就见魏婴整个人都淹在水里,一只小手伸出水面拼命晃动,水面咕噜噜地喷着泡泡。

蓝忘机急忙把人捞上来,魏婴两手扒在浴桶边,大口大口喘着气。他还太小,蓝忘机房中的浴桶是成人大小的,他进去根本就触不到底。蓝忘机从没在蓝愿起居沐浴等方面亲力亲为,蓝家于此一向有专人负责的。现下他要照顾魏婴,当真是犯了难。

魏婴就扒在浴桶边,蓝忘机拿着一个小瓢一瓢一瓢往外面舀水,舀了许久,问:“可以吗?”

魏婴松开手,又是整个人沉了下去,蓝忘机把他捞上来,擦干了脸继续挂在浴桶边上,接着舀水。魏婴可怜兮兮地眨巴着大眼睛,小小声地道歉,蓝忘机看他乖巧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摸了一会忽觉不对,迅速抽回了手,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继续舀水。

“含光君。”

蓝忘机抬起头,认出这是蓝愿的声音,道:“何事?”

得到了回应,门外的两个孩子斟酌了一下用词,才道:“含光君……您可要帮忙?”

蓝忘机:“……不必。”

小魏婴捏了捏自己趴麻了的胳膊,悄悄抬头看了他一眼,莫名从那张脸上看到了些许赌气的意味。可是这么仙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赌气呢?一定是看错了。

门外两人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告退了。蓝景仪边走边道:“含光君怎么把人藏的这么紧,那个孩子不会是……”

蓝愿警告道:“景仪!”

他们两人的声音压的极低,魏婴自然听不到,可蓝忘机听得清楚。他低垂眼眸,舀完了又一瓢水,比了比高度应该可以,这才对魏婴道:“再试试。”

魏婴扒了许久,胳膊早就麻了,此时听到这句,立刻就一屁股坐了下来。打起的水花高高溅起,落到了蓝忘机的脸上。魏婴举起小手想给他擦,可是手太短了够不着,愧疚道:“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蓝忘机轻轻擦去了脸上的水珠,并不如何在意,确认水不会淹住他的脸,总算松了口气。这个动作极其细微,魏婴没有察觉,努力把自己洗干净。洗着洗着就洗成了一桶泥水,他还在继续往身上浇,蓝忘机看不下去了,把他提起来,道:“换水。”

魏婴浑身一震,乖乖蹲到了边上,看着蓝忘机忙前忙后,小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蓝忘机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他,吓得魏婴缩的更小了,虽然是他答应被抱回来,可是他现在跟着蓝忘机跟了几天,有感情了,难免害怕自己又会被丢掉。

他就听着蓝忘机慢慢向他走近,慢慢地蹲下,然后听到他充满磁性的声音传来:“不必道歉。”

魏无羡抬起头,对上了那对浅淡的眼眸,对视了一会儿,蓝忘机先挪开了视线,道:“继续洗吧。”

魏无羡回味了一下刚刚在蓝忘机眼底看到的一抹不似作伪的温柔,就好像吃了一颗甜甜的糖,一路甜进了心底,站起身来:“好!”

评论(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