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9)

蓝忘机还没睁眼,浓郁的消毒药水味就冲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魏无羡察觉到床上的人呼吸节奏不对,一抬头,正正对上蓝忘机那双淡若琉璃的瞳孔,心脏控制不住地加速,两人呆愣愣地看着双方,只有淡蓝色的窗帘随风轻舞,像是无处安放的心跳。

魏无羡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状似不甚在意地笑道:“你醒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我躺着,这一次就换成你了,真巧啊。”

他的笑容太过牵强,蓝忘机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移回了自己放在被子上的手,他方才醒来看见魏无羡,无意间抓紧了被子,此时指节已微微泛白。他松开手,一时不知是该佯作什么都没发生还是该抚平被子上的皱痕。好就好在他心绪不稳,魏无羡更是心乱如麻,没有察觉他的小动作,这个气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可怜他撩妹二十来年,从没真的牵过人的手,如今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对方是个男的也就算了,不熟也没什么,偏偏是个不易透露情绪的主,一个不小心没准就触了他的什么逆鳞。更可怕的是,魏无羡仿佛天生就和他磁场不对,至今不知已经不欢而散多少次……

可他就是喜欢这个人啊。

魏无羡挠了挠鼻子,问:“你吃不吃苹果?”

蓝忘机看向他,没有作声。

魏无羡从一旁的果篮里挑出了个又大又红的苹果,拿起一旁的小刀就开始削,一边削还一边说:“你不说那我就当你吃啦,其实受伤的人多吃点水果好,我以前……”

蓝忘机听他絮絮叨叨地念,看着那个惨遭毒手的苹果,眉头越拧越紧,终于还是看不下去,拿过了刀和苹果,轻声说:“我来。”

魏无羡只好讪讪松手,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看他削。那刀先前在魏无羡手上有多不听话,现在到了蓝忘机手里就有多灵巧。那个苹果上头被魏无羡刨得坑坑洼洼,下面却被蓝忘机削出了一圈圈整齐划一的红皮,配上蓝忘机那张宛若冰雕神情专注的脸,说是艺术品也绝对有人会信。

魏无羡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猝不及防蓝忘机切下一块苹果送到了魏无羡嘴边,魏无羡下意识往后仰,反应过来后反而更不好意思了:“诶别呀,你是病号,这是买给你的。”

蓝忘机对他的措辞毫无反应,还套在病号服宽松长袖里的胳膊执拗的不肯收回,魏无羡没法,只能张嘴接过。

蓝忘机不愧是给他做了数月陪护的人,对他一口能吃多大块的苹果不会吃不过瘾也不会咯到嘴的度把握得恰到好处,他满足得微微眯起眼咀嚼,见蓝忘机又要切下来一块,忙止住他动作,让他自己吃,等来病号不甚情愿的一声嗯,他才松了口气。

趁着蓝忘机吃苹果的时间,魏无羡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的后续,无非是温氏要倒了,温晁温逐流要吃牢饭了,温若寒死了,温氏遗产居然就随着他遗嘱上的继承人顺位到了卧底孟瑶的头上,以及还有一些关于他父母的翻案。

前面的部分蓝忘机并没有什么想说的,听到最后一项,手上完完整整削了好几圈的苹果皮就这么断了。魏无羡注意到他的反应,便将这一部分简了又简,原本十分复杂的案情,居然真被他几分钟说完。两人相顾无言了片刻,蓝忘机的出院通知也就来了。

出院,出国,一切都是这么理所当然。魏无羡双手叉在胸前,没骨头一样靠在医院大厅的墙壁上看着已经无碍的蓝忘机利索地办起出院手续,感叹他们靠医院续起来的缘分终究还是要到此为止了。

数日后,魏无羡的工作室在为云深进军国内市场举办的记者招待会忙的焦头烂额,他们和云深的合作关系也会在这次招待会上公布。

魏无羡敲了一阵电脑,抬手伸了个懒腰,人就飞到九霄云外了。温情一本资料砸在他脑门上,骂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发呆,明天招待会就要开始了你知不知道!你那份活干完了吗!?”

魏无羡想替自己辩解几句,温宁就过来劝架了:“姐,魏哥他也是太累了。我这份做好了,魏哥你要不要帮忙?”

魏无羡朝温宁使了个赞赏的眼色,工作一推就起身去帮大家买喝的犒劳一下,温情对自家弟弟当真是恨铁不成钢,他们一唱一和搭配得这么好,温情无话可说也就随他们去了。结果魏无羡走了快一个小时都没回来,让她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又溜号了。在打了电话发现他手机又关机了之后,众人终于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魏无羡又双叒叕迷路了!

魏无羡试着重启了几次手机,确定真的无法再榨出来一点电了,才叹着气接受自己又迷路了的现实。

好在现在还是白天,人也多,总能走回去的。魏无羡摇了摇手中装满易拉罐的塑料袋,乐观地想。

他从便利店出来以后似乎走反了方向,等他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拐到了哪个角落了,他一不做二不休,索性闭着眼瞎走一气,等他走到了一家奶茶店门口,真的再也提不起力气了。

魏无羡悲观地想:“苦也,想我风流倜傥一个大好男儿,一世英名居然毁于迷路。”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魏无羡迈进奶茶店,打算跟店老板套个近乎借个手机,谁知却看到了个老熟人。

魏无羡眼前一亮,上前搂住那人的肩膀:“蓝忘机,好巧,又是你。”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拂开他的胳膊,问:“你到这来干什么?”

魏无羡诚实道:“我又迷路了。”

蓝忘机:“……”

等他坐上了蓝忘机的车,才知道他乱走一气居然走到了蓝忘机的家楼下,刚巧还碰到万年不喝饮料的蓝忘机出来买奶茶,这缘分!这狗屎运!不做点什么,魏无羡都要觉得对不起自己了!他果断拒绝了蓝忘机送他回家的提议,死皮赖脸地要去他家坐坐。比脸皮厚,这世上怕是没几个人能赢得过魏无羡,蓝忘机被他缠得不行了,也只能妥协带他回家。

蓝家人常年活动在国外,故这间房子目前只有蓝忘机在此落脚。常年无人居住的房子自然陈设极简,可仅有的家具也都是一尘不染,完全看不出数年无人使用的痕迹,想必蓝家一直有安排人打扫这里。

魏无羡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躺上蓝忘机家的沙发,在对方颇不赞同的眼神下笑嘻嘻地递出手上的塑料袋,任由蓝忘机帮他收着。他在沙发滚了几滚,直起上身把胳膊搭在沙发背上,问蓝忘机:“你不一起坐下吗?”蓝忘机并不想就他躺在沙发上自己还能坐到哪里去这个问题进行深度讨论,摇了摇头道:“我去烧水。”便转身进了厨房。

魏无羡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突发奇想去蓝忘机的房里看看。虽说偷窥别人的寝室真的是件很没品的事,但他都进了蓝家的大门了,要让他克制心里的冲动实在太难,他便在心里重复了十几遍的“我就随便看看,我什么也不做。”偷偷打开了蓝忘机卧室的门。

卧室内人气并没有比外面高到哪去,他一打开门,浓郁的檀香味铺天盖地地向他席卷而来。他晃了晃神,端详起室内的装潢。

蓝忘机的墙壁漆成了好看但是不耐脏的白色,然而墙体看起来上了年头,墙壁上还是洁白的一片,让魏无羡忍不住赞叹。他的床也是很普通的单人床,然而魏无羡一想到这张床上睡过谁就恨不得扑上去和床单被套来个亲密接触,他憋了好久才忍住,只轻轻抚摸了一下被子,随即就去看他的书桌了。

蓝忘机的房间里每一样东西都是陈旧却保护良好,然而在这么一圈老古董里,这张书桌的年龄排在第一第二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书桌是原木色,上有轻微的划痕铭刻着它的岁月,魏无羡伸手摸了摸桌面,忽然没来由的觉得桌上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

魏无羡在他的书架上找了半天,看到他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的课本、习题册都码得整整齐齐,只觉又好笑又奇怪。

为什么他会觉得这里少了什么?他明明是第一次来蓝忘机家,又怎会知道他的桌上应该摆些什么?

可是这里,原本确实就应该有东西的。

鬼使神差的,魏无羡抬起一只右手虚虚握住空气,像翻动书页一般活动手和手腕。

一页、两页……

魏无羡猝然睁大了眼。

这里,他确实是来过的。

————————————

一周没更啦,有人想我吗,我知道,肯定是没有的ಥ_ಥ

这周迎新晚会所以忙到今天才更文,再加上又想早点开始回忆杀,这章写的就各种公事公办的感觉,等我更完了看着修一下好了……不出意外的话放假连更!寒露之前应该可以更的完!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