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墨香坊(四)

快开学了,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更文的,不出意外的话……日更到初十?

————————————————————

“额,蓝二啊,哈哈,我们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沈清秋决定还是先打个马虎眼,尚清华把东西吐了出来,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沈清秋松了口气,把他放了下来,谁知尚清华居然在地上爬了起来,嘴里还发出了诡异的声响,只得又扛起来。
谢怜拱手作揖,道:“蓝公子。”
蓝忘机颔首不语,犹豫片刻,还是进来了。看着厨房一片狼藉,沉默半晌,方才道:“还有锅否?”
谢怜心里对把人家家里弄得如此脏乱而抱歉,转头去找了口新锅给他。蓝忘机接过了锅,确定无异,开始着手整理厨房,谢怜虽不善厨艺,其它的家务做起来还是很有一套。沈清秋把尚清华拖去客房安置回来时,厨房已经恢复整洁,蓝忘机似乎在切菜,谢怜在一旁不时赞叹一下。
“怎么了?”沈清秋因为没有必要,之前也没有想到要做饭,除了有时饿的早来厨房看看洛冰河做好了没,基本是没有进过厨房的。此时他和谢怜肩并肩站着看蓝忘机下厨,两人颇为默契的一同赞叹。
蓝忘机切菜并不十分迅速花哨,但胜在整齐,之后入锅翻炒也是沉稳有力,轻巧几下便炒出了一阵诱人的香气,两人都不曾知道这位看似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蓝二公子竟然这么善于烹饪,不由得对锅内卖相极好的佳肴动了心,然而他们还没期待多久,只见蓝忘机哗啦一勺子舀进了一大堆花椒,看的沈清秋和谢怜眼皮一跳,不由心惊,感情这位是个嗜辣狂魔。
待蓝忘机做好一桌子菜装盘走人,沈清秋也撸起袖子想要做点什么。但是他当真是头一回做饭,光是切菜就做的一塌糊涂。他对着砧板上那团他试图挽回然而还是无力回天的青菜末,把心一横又切了堆肉末,索性包饺子。谢怜在一旁替他揉面团,沈清秋一边搅着馅料一边不时拍开谢怜试图加点东西的手,不过谢怜手工着实了得,面团被他揉的恰到好处,饺子皮也擀得挺好,沈清秋都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故意做的难吃。之后两人一起包饺子,玩的不亦乐乎。以至于看到吃下水饺泪流满面的洛冰河,沈清秋都有些不知所措。
“是不是不好吃,不好吃那别吃了,冰河乖啊别哭了。”
洛冰河伸手用袖子狠狠抹了一把眼泪,大口咽下沈清秋包的水饺,才回道:“不是,很好吃,只是师尊特意为我做饭,我好高兴。”
沈清秋有些不好意思,嘟囔着水饺也不算是饭吧,张嘴接过洛冰河夹给他的一个水饺,他看着洛冰河洋溢着笑容的脸咀嚼了几下,越嚼越不对劲,伸手想拉过碗,洛冰河却已经抱着碗闪到一边,沈清秋只得咽了,道:“别吃了,都没有味道,一点都不好吃。”
“好吃的!”洛冰河连忙道:“相当好吃,这些我可以全部吃完!师尊你不要收走!”
沈清秋见这孩子搂着碗可怜兮兮的模样,莫名心中一软,摇着折扇轻咳一声:“……用不着这样嘛,确实比你做的难吃很多,都没有味道,你还安慰我……”
洛冰河见他没了抢碗的意思,随即展颜道:“师尊兴许是拌馅料时没加佐料,师尊要是喜欢,下回同冰河一起做吧。”
沈清秋顿悟,看着自家爱徒风卷残云般消灭了那碗饺子,心情颇佳,正想摸摸他的头,听到门外的动静,果断缩回了手,沈清秋扭头不看洛冰河受委屈的小媳妇模样,跟来人打招呼:“魏公子,又去夜猎了?”
魏无羡展颜一笑:“是呀,你们这是在吃饺子?哎我都饿了。”
沈清秋果断道,“蓝二公子做了些饭菜等你,”想了想还是于心不忍,接了句“不过你最好先吃点什么垫垫肚子。”
魏无羡却是没怎么在意他后一句话,听到前一句就双眼一亮,道了声谢就果断去找蓝忘机了。沈清秋为魏无羡在心里点了根蜡,回头对上了洛冰河湿润的双眼。
“师尊……总是对旁人那么开心,果然已经对我……”
给他点什么蜡啊先给自己点一根吧!

次日沈清秋被洛冰河服侍起床,揉着酸痛的腰出门时正巧碰上花城跟谢怜,昨天谢怜同他分手时还端走了那盆黑暗料理,沈清秋本以为大概一周时间见不到花城,谁知第二天就能下床了,精神头还不错,果然能泡到老婆,总得有一技傍身。谢怜温声给沈洛二人打招呼,花城则是一脸让人看不出半分亲和的笑容。
“听哥哥说昨日沈仙师陪着哥哥一同下厨花某竟不知沈仙师有这等高雅情趣。”
洛冰河听了这话微微皱眉,但见花城针锋相对,自然是上前一步护住。
洛·表面笑说好心里操千刀·冰河道:“不劳费心,师尊会做什么都是有他自己的理由的,倒是做饭这种事,花城主不亲力亲为也就罢了,竟是连买菜都不愿意陪同?”
花·这个年轻人怎么笑的这么不真诚·城道:“哥哥想做什么,我自然是不会插手,哥哥并不娇气,不喜欢我事事为他做尽,倒是洛宫主,将沈仙师这般贴身照顾,也难怪会找新鲜。”
谢怜沈清秋看这二人一时半会不会停战,俱是叹了口气,正巧听到蓝忘机沉稳的脚步,两人齐齐转头去打招呼,却是齐齐一惊。
只见魏无羡攀着蓝忘机的脖子,因着他比蓝忘机矮出一个头,竟是像挂在他身上,蓝忘机神色不变,轻轻颔首致意,就继续往前走,魏无羡似乎是察觉到了蓝忘机轻微的一停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在蓝忘机脸颊上轻啄了一下,又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蓝忘机也被这一啄啄出满眼的暖意,唇角微微勾起,沈清秋这可就震惊了,自打这两人第一次来这里,他就从未见过蓝忘机笑,而谢怜震惊的却不是这个。
他的目光死死锁在了魏无羡肩上颈上没有遮严实的吻痕,还有蓝忘机抱着他臀部的一只手。
沈清秋心下了然,这其实也是他这么喜欢找谢怜玩的原因之一。
对不对!很震惊对不对!那么浪,那么狂拽酷炫屌炸天的一个人居然是受!很震惊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会懂我!

花城虽是和洛冰河对峙着,心思却半分没有离开谢怜,此刻见他神色震惊,耳垂还泛上红,就伸手揽住他,神色诚恳道:“哥哥若是想要……三郎不介意的。”谢怜看着他似乎很诚恳的模样,反复说了数个我字,待到花城忍不住泄出一声轻笑,才终是缓过来似的叹了口气,在花城脸上亲了一下,道:“三郎啊。”
洛冰河见那边有糖吃,也揪着沈清秋的衣角:“……师尊……”
“你也要?”沈清秋有点好笑,洛冰河什么时候还学会了这样学人家卖可怜的。谁知洛冰河双目微亮,道:“嗯,如果师尊能亲嘴就更好了。”
沈清秋:???跟说好的不一样!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