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2)

因为有大纲了,所以这次一定不会坑了!相信我!只是会更的慢一点而已!

前文:1
——————————————————————

后来那人告诉魏无羡他的名字叫蓝忘机,开车路过看到躺在血泊里的魏无羡,就叫了救护车把他送来了医院。之后一直到出院,蓝忘机都尽职尽责地照顾他,替他报销了医疗费还请了个护工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帮忙照顾魏无羡。虽然后来魏无羡出院时想要他的联系方式,蓝忘机没给,后来他们也再没联系过,他却怎么也忘不了这么个人。

他想自己八成是弯了。

魏无羡偷偷瞄了一眼显示器上的时间,发现居然都十点多了。倒不是他作息良好早睡早起,他这个人一贯是晚睡晚起,可是据他了解,蓝忘机这个人就是作息良好的化身。当初在医院里的时候只要到了晚上九点,不论魏无羡怎么挽留甚至带着点撒娇,蓝忘机都一定会回去,留下一个义工照顾他。

魏无羡问:“蓝忘机,你……十点多了都不睡觉吗?”

蓝忘机轻轻摇了摇头:“没倒时差。”

魏无羡懂了,蓝忘机这是刚刚从国外回来,估计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魏无羡松了口气,他从方才起就一直蠢蠢欲动的一个念头终于可以破土而出了:“那你……等下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魏无羡紧张兮兮地盯着蓝忘机的背影,盯到眼睛都发酸了才终于听到那人清晰的声音:“嗯。”

他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平心而论,魏无羡活了二十多年,还从没喜欢过什么人,蓝忘机是第一个。可是这个第一个就让他念念不忘了好几年,虽然平时他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可是每次深夜在床上辗转难眠,他总会悲观地想,自己大概要吊死在这棵再也见不到的树上一辈子了。

蓝忘机停好车,跟着魏无羡进了电梯。魏无羡听着身后不属于自己的呼吸声,心脏砰砰作响。

既然这样都能再遇到,也许……他们两个真的是有缘分的?

魏无羡的家,简单而不简洁,东西是少得可怜,啤酒瓶和废稿却丢的遍地都是。魏无羡在心里哀嚎自己现在把蓝忘机送走的话他的形象还有挽救的余地吗,蓝忘机只看了屋内一眼,就默默进去收拾遍地的狼藉。魏无羡把手机插上电就过去一起收拾,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对不起啊,我早上忘收拾了……”

蓝忘机将一个易拉罐扔进垃圾袋,回道:“无妨。”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魏无羡的房子终于有点人住的样子了,魏无羡侧过脑袋看了眼到现在才终于能坐下的初恋,心想今后自己绝对不能再乱丢乱扔把家里搞得不像样了。蓝忘机对他的内心活动全不知情,四处看了看,问:“你……一个人住?”

魏无羡无所谓地应了声:“嗯,我父母很早以前就过世了。”

蓝忘机放在大腿上的手指蜷了蜷,半晌才庄重地应了一声,就这么点小动作,魏无羡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他也不管蓝忘机到底愿不愿意听,就自顾自讲起了自己的事:“我爸妈过世后是我爸爸的朋友江叔叔把我养大的,我长大以后和朋友一起开了间工作室,就从原本的家里搬出来了。”蓝忘机听得认真,等他说完后还“嗯”了一声,魏无羡喜滋滋地回味着他的反应,忽然想起来还没给蓝忘机倒水,便让他随便看看,自己去给他倒水了。

等他回来的时候,蓝忘机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手里多了一本相册。这本相册原来就是放在沙发旁边的,蓝忘机即使得到了他的首肯也不去乱翻他的东西,魏无羡觉得自己每和这个人多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多喜欢他一些,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他放下水杯坐到蓝忘机身边,看到他正在看他的画。魏无羡的相册前一部分都是他小时候画的画,着笔稚嫩但是看得出很用心。魏无羡看到自己小时候画的小人头,一阵骚得慌,让蓝忘机别看了,可是蓝忘机只是摇摇头,目光里一片柔软,看得魏无羡喉结一动。

但是下一刻,蓝忘机眼底的温柔就凝固了,魏无羡顺着他的视线看,发现是一张画了两个小人的画,这张画老实说画得很不错,应该是比较大的时候画的,画面上的两个孩子看得出都是男孩,一个笑得贱兮兮,一个板着脸面无表情。笑着的孩子一把搂住了不笑的孩子的肩膀,不笑的那个虽然没有搂回去,看起来也并没有推开的意思。两个小人身上的衣服一样,应该是校服。

魏无羡认真思考了一下这副画画的是谁,说道:“这个好像是……我初中还是高中画的,我和当时的一个朋友,唔……但是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当时应该玩的还是挺好的……?”说着说着魏无羡去翻后面的照片部分,却没翻到有关这个孩子的照片,反倒是让他找到了一张他和发小江澄穿着布偶装睡衣的照片,他自认为是自己最可爱的一张照片,连忙献宝似的翻过去想给蓝忘机看,结果好巧不巧,他的手机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他正埋怨是谁这么不会读空气,一看屏幕上大大的“温情”二字,跟蓝忘机打了个招呼就急匆匆跑到阳台接起拿得离自己的耳朵比较远的位置,不出所料一接通就听到温情的怒吼:“你个臭小子还知道接电话?我打了你多少个电话你手机都关机,我还以为你跑丢了掉在哪个坑里去了!”

魏无羡心虚地瞄了一眼蓝忘机的神色,确认他并没有在看这边,才凑到电话边压低声音说:“你刚刚那声吼真的吓人,你再不改改当心以后嫁不出去。打住,不跟你吵。你猜猜我回来的路上遇到谁了?”

他说完也不给温情作答的时间,就自己揭晓了答案:“是蓝—忘—机!”

电话那头的温情皱了皱眉,换了边耳朵听:“你说是那个救了你一命你就想以身相许的蓝忘机?”

关于蓝忘机这事他甚至都没告诉江叔叔和他的发小兼姐弟的江厌离江澄,只是在一次工作走神时被同事温情问了一句才忍不住跟她抖了出来。

魏无羡:“什么以身相许,8102年不兴这种封建糟粕,我对他是真爱。”

温情:“可得了吧,你看上人家了人可未必喜欢你。”

魏无羡:“我长这么好看他怎么就不可能喜欢我了?”

温情嗤了他一声,对他的厚脸皮没有任何想评价的地方。其实魏无羡也是嘴硬才这么接的,他透过玻璃门看着里面好看得仿佛玉质雕像的蓝忘机,心想自己怎么好看也好看不过他,又有些心不在焉:“你打电话是干什么?总不能是猜到我会遇到他特意来调侃的吧?”

温情:“我对你们基佬的情感心路没有任何求知欲,只是想知道你个万年路痴会不会今日一别再也不见了。”

魏无羡:“滚,我没那么容易走丢。大概。我已经到家了,没事我就挂了。”

温情听他这一句话都不想多说的态度,一阵牙酸:“得了吧,你真这么喜欢他?不是我说,你为这个工作室到现在还没跟你家那边和好吧?你要是再带个男朋友回去……我觉得江澄这辈子都不会让你进门了。”

魏无羡:“不进门就不进门,我还怕了他不成,挂了。”

魏无羡不愿继续这个话题,关了手机,又回到蓝忘机旁边,牵起一个笑容道:“抱歉啊,是我同事。”

蓝忘机:“嗯。”

魏无羡瞧他反应,看不出他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试探地问:“你……要不要吃点东西?”

蓝忘机:“太晚了,不吃了。”

魏无羡:“哦……那你要不要……”

蓝忘机:“魏无羡,我该回去了。”

魏无羡愣了一会,呆呆地点头。等看着电梯指到了地下停车场,他才愣愣地回到自己家。端起倒给蓝忘机的水,一饮而尽。喝完才发现这杯水蓝忘机根本没碰过,又是一阵落寞。

他瘫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睡着前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我忘记找他要联系方式了,不过估计……他也不会给……”

后文:3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