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1)

又名《外出觅食迷路有感》(有感的人是我)

有狗血失忆梗,单箭头→双箭头

这一次!真的!有大纲了!

——————————————————————

天色已经暗得不能再暗了,即使手机没电看不了时间,魏无羡也能想象到现在有多晚了。他在一盏昏暗的路灯下抓着电量低到没法开机的手机急惶惶地转来转去,脑内痛骂着几个小时前的自己。

他们工作室加班加点好不容易换来了投资方爸爸的一句“可以,明日详谈”,几个十天半个月都没睡好觉的可怜人欢呼雀跃然后拼了辆车各回各家,结果人太多了一辆车坐不下,魏无羡发扬绅士精神把最后一个座位让给了熬夜赶工最严重的温情,他月底吃土家离得也不算远舍不得再打辆车,索性步行回家了。

可是他低估了自己的路痴水平。

这个时间点,这么偏僻的路,车是真的少。魏无羡等了半天一辆路过的车都没有,正原地转圈思考自己要不要干脆就在路边睡一觉时,好巧就来了辆车。他欣喜若狂恨不得跳到路中间去拦下来,好在他还有些分寸,只是在人行道上疯了似的招手,那气势活像在无人岛上生活数年的鲁滨逊看到了过路的船只。

魏无羡没等那车停稳就屁颠屁颠凑了上去,眼巴巴看着车窗摇下来,谁知没有最巧只有更巧,眼前又是一亮:“蓝忘机!?你回国啦!?”

车内的人一身有为青年必备的白衬衫黑西服,领带打的一丝不苟,一双颜色浅淡显得有些疏离的眼睛看向窗外的人,也是一怔:“你……怎么在这?”

魏无羡见是熟人,连句客套也没有就拉开后座门自顾自坐了上去,关上了车门才半真半假答道:“我们部门这几天加班,出来的时候找不到车,反正我家不远干脆就想走回家,结果迷路了,手机也没电了。”

蓝忘机听他这么说,也不多言,手闸一拉,问:“你家在哪?”

魏无羡:“市中心F小区。”

蓝忘机无言片刻,问道:“你在哪工作?”

魏无羡:“L大楼。”

F小区和L大楼只隔了两条街,步行大概半小时是可以到的。然而这里是……步行大概要三个小时的郊区。

蓝忘机终于忍不住,转头问他:“你是怎么迷路到这里来的?”

魏无羡老实交代:“我一开始觉得虽然我平时都不是走路回家,但是这路坐车走得也算熟了,就直接走了。走了很远天也黑了发现好像走偏了点,手机电也不多我就没一直开着地图,打开看了下大致方位就换个方向继续走,然后又走偏了,重复以上步骤,手机也没电了,我……也就到这了。”

蓝忘机无话可说,掉头送魏无羡回家。魏无羡靠在他车子后座上小憩,惬意得很。大部分的私家车内都会有气味,市面上的车内香料味道也都很浓郁,魏无羡每次闻到这些味道都会头昏脑胀直想吐,所以现在工作都三四年了依旧没点考驾照的心思。蓝忘机的车却不同,满车都是清淡的檀香味,闻着相当舒服。魏无羡记得蓝忘机身上也是这个味道,不知是车上香料的气味把他熏成这个味的还是他身上的味道连他的车都被感染了。

他正胡思乱想着,蓝忘机却冷不防开了口:“你身体,现在还好吗?”

魏无羡一愣,哈哈笑道:“早好了,有你那么靠谱地贴身照顾我,怎么可能不好,出院时就好了。”

说来也是缘分,半年前魏无羡为公务出国,不巧遇上了车祸。

魏无羡还记得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个画面:一位长相俊美的年轻男子坐在一张摆在他床头边的椅子上,手上捧着貌似是企划表的册子翻看。阳光从窗棂射入,将那人形状优美的下颚描画得轮廓鲜明。

我大概是上了天堂吧?

这是魏无羡的第一反应。

下一刻,男子就注意到了他的苏醒。那双眸色浅淡的眼睛染上了几分慌乱,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魏无羡好像还看出了几丝欣喜。一双指节分明白皙如玉的手覆上了他被针头扎得有些憔悴的左手,问他感觉如何。可是魏无羡满脑子只想着,这人的声音果然也很好听。

片刻后一大堆医生护士鱼贯而入,又是调试仪器又是给他换药问他问题。他老老实实接受检查,一一回答了他们提出的问题,等众人确定他确实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时,魏无羡终于有空抛出他从刚才就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他转过头,看向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一旁一声不吭只默默注视着他的年轻男子,问道:“请问……你是谁?”

后文:2

——————————————————————

羡羡那个迷路法你们真的不要觉得扯,是我的亲身经历(还好是在我老家,最后我认真研究建筑物,摸清了自己的方位)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