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悔生(5)

我也许,可能,大概,要走上主线了

——————————————————————

魏婴紧盯着树边交谈着的两位白衣人,待其中一人微微颔首,似要结束对话,魏婴冲墙角处打了个手势。蓝景仪蹲在墙角,看到他的手势,把手上的绳子一拉,转身就跑,争取在任何人都没发现的情况下逃离现场。

下一刻,刚走到树下的蓝忘机就被漫天花雨淋了个正着。

蓝忘机:“……”

蓝曦臣:“……”

魏无羡从树梢上探出头来,挥手大叫:“二哥哥!看我!”纵身从树上跳了下来,衣摆同额间的抹额飘带被风刮得翻动。蓝忘机神色微变,疾步冲上前接住。魏婴早就料到蓝忘机会接住他,还在空中就张开双手,一把搂住了蓝忘机的脖子,还用脸蹭了蹭。

蓝曦臣:“……那我先不打扰了。”

蓝忘机就着抱住魏婴的姿势一礼,待蓝曦臣走后,问魏婴:“为何胡闹?”

若是刚被捡回来的魏婴,听到这话可能就老实了。可是蓝忘机对他的宠溺偏爱,但凡是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他双手捧住蓝忘机的脸,吧唧一口,满意地揉了揉蓝忘机泛红的耳垂,才道:“我才不是胡闹,今天是你把我捡回家的纪念日,你还记得吗?”

蓝忘机也不知道自己的教育方针哪里出了问题,魏婴黏他黏得格外紧。性格是越来越接近本尊了,对待他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刚开始在他面前还是很收敛的,一次睡觉前蓝忘机帮他掖被角,魏婴趁他不注意亲了他的脸,蓝忘机浑身一颤,耳朵红得要滴血,顿时玩心大起。虽然蓝忘机每每冷静下来后都会叫他不要这么做,可是每次被亲他都不曾训斥,只是事后说他胡闹,魏婴就恍若未闻,继续我行我素了。

蓝忘机捉下他乱摸的手,无奈道:“记得。”

魏婴笑嘻嘻道:“既然记得,那你今天就陪我玩好不好。”

蓝忘机轻轻把他放在地上,道:“今日要去藏书阁抄录古籍,你如何耐得住。”

魏婴扒着他的手臂不放,连忙道:“耐得住!我保证不打扰你,我帮你磨墨!好嘛蓝二哥哥!”

蓝忘机真不知道他是哪学来的这撒娇的本事,不过他真的很吃这一套,被魏婴磨了半天,还是点头同意了。魏婴小小欢呼了一声,蹦蹦跳跳地跟他进了藏书阁。

魏婴认认真真地磨了一会儿,将砚台往蓝忘机那边推了推,蓝忘机扶袖蘸墨,神情仪态,实为人间极品。魏婴双手撑着自己的脸,目不转睛地看着蓝忘机,忽然道:“我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呢……”

蓝忘机一怔,侧首看他,魏婴也没期望他能接话,自顾自说了下去:“昨天我和景仪比身高,他越来越高了,但是我好像完全没有长。我也有乖乖吃饭睡觉,怎么就是长不高呢……”

蓝忘机当然不能回答他。魏婴是死魂,自然是无法长大的。他不记得生前被江枫眠捡回家后的所有事,也不知道自己并不是活人,蓝忘机只能把他养在家里,自欺欺人地和他过着清静日子。

魏婴看到蓝忘机这副神情,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岔开了话题:“不过这样也挺好,如果我长的太大的话你就抱不动我了。”

蓝忘机又写下一笔,维持着头也不抬的姿势,道:“明日,我要下山一趟。”

魏婴愣住了,问:“要很久吗?”

蓝忘机:“很久。”

魏婴:“我能一起去吗?”

蓝忘机“不可。”

魏婴瘪了瘪嘴,继续磨他的墨,心道:“果然还是长大了好,长大了就可以跟着他了。”转念又想,未必,也许他根本不想我跟他一起出门。

魏婴天资聪颖,课业成绩优秀,不过他一直不得其解的就是,蓝忘机禁止他修习问灵。每当他要指导蓝愿琴语,必然会把他支得远远的。他起初还道这是蓝家秘技,不能为外人所观,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想像蓝忘机手把着手教导蓝愿的样子,心里会有些堵。

直到一次撞见蓝愿和蓝景仪呆在一起,蓝愿脸色红润,蓝思追搂着他肩膀说:“我就说你不用担心了吧!看,含光君都说你的琴语很好了!今后咱们要是能下山历练,有你在,一定不会给含光君添麻烦的!”

蓝愿修正道:“是尚可,不是很好。”可这也掩饰不住少年人的神采飞扬。

魏婴这才知道,他从一开始就被剥夺和蓝忘机一同下山游历的资格了。

魏婴很早就察觉到自己对蓝忘机的感情有些不对劲了。他不是本家子弟,可是因为蓝忘机的缘故,他的抹额还是带了云纹的。那天蓝忘机将装着他抹额的托盘拿来,跟他讲抹额的含义时,他满心只想把这条他还没有戴过的抹额塞进蓝忘机怀里,之后还撒泼打滚要蓝忘机帮他戴。等到了冬天,他还会以一个人睡不暖为借口钻进蓝忘机的被窝,被拎出来几次后,蓝忘机也还是向这个坚持不懈的小团子妥协了。

就是因为他太小了,所以才能肆无忌惮地亲近蓝忘机,也正是因为他太小了,他的感情怕是永远也不会被蓝忘机正视了。

魏婴正神游天外,一只手伸来止住了他不停磨墨的动作,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磨了一砚台的墨了。

魏婴挠了挠头,笑嘻嘻道:“不好意思呀,一不小心磨多了,嗯这么多你应该可以用很久了吧,哈哈……”

他是个闲不住的人,盘着腿坐在蓝忘机身边,总想做点什么,一不注意身体又扭了起来。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道:“出去玩吧。”

魏婴啊了一声,还是站起了身,他出门去的背影甚至算得上踉跄。

蓝忘机放下笔,闭上眼深呼吸,再提笔继续。

魏无羡从来都不是关得住的人,自己还能把他藏多久?

———————————————————————

羡羡是死魂,问灵对他会有影响,所以蓝忘机尽可能不让他听到。

思追景仪不知道羡羡是死魂,有一次景仪说羡羡一年了都没长高,估计以后得跟金光瑶差不多高,气得羡羡连续好几天疯狂吃饭。(x)

评论(7)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