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悔生(4)

我就不该许下承诺说自己多久多久更,都是假的,是骗人的

论乖宝宝奶羡是怎么一步步长成那个偷鸡摸枣调戏小古板的皮皮羡的

在蓝忘机的庇护下他不仅不会长正,还会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向着歪风邪气进发

一篇很不着调我想怎么写怎么写的日常文,ooc严重

——————————————————————————————————————————————

小脸洗净又换了身干净衣服的魏婴容貌不可谓不出众,小巧可爱的脸蛋隐隐能看出日后世家公子第四的丰神俊朗。

可哪有什么“日后”。

蓝忘机刚入山门时蓝曦臣便已听说蓝忘机带了个孩子回来,虽有想到可能与魏无羡有关,但多半也是同温苑类似的关系。温苑高烧失忆,更名蓝愿,性情温和,举止谈吐在蓝忘机的贴身指导下甚至远胜蓝家同龄子弟,连先前大力反对的蓝启仁也越发欣赏起来。

再多个蓝愿,未尝不可。

蓝曦臣打定了主意,就听到蓝忘机的问候,谁知一开门,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魏无羡虽身死数年,可他毕竟是在蓝家求过学的。蓝曦臣记得他年少时模样,此时他穿着蓝家校服,除了小了些,和当年无差。

蓝愿第一次见到魏婴,就是在寒室外了。

他听门生说含光君带着那个孩子来拜见泽芜君,便打算和景仪候在静室外等人出来了偷偷看上一眼。谁知他们还没靠近,就看见一个孩子蹲在一棵粗壮的竹子旁,背对着这边,肩膀微微耸动。

蓝景仪惊道:“他是不是哭了?!”

他二人急匆匆上前,掰过他肩膀,就看见这孩子双目炯炯有神,唇角一个乖巧的弧度,脸蛋干净整洁,怎么看都不是哭了的样子。

蓝景仪奇道:“咦,没哭啊,可我刚刚明明就看到他肩膀动了。”

蓝愿温声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魏婴伸手抹了抹额上的汗,错开身子用另一手上的木棍指着让他们看地上他刚刚凿出来的洞,很有成就感地道:“我在挖蚂蚁洞,好大一个!你们看!”

蓝景仪:“……”
蓝愿:“……”

蓝愿揉了揉他的头,道:“别挖了,会把衣服弄脏的。含光君呢?”

魏婴一听到会把衣服弄脏,忙丢了木棍,想把泥手往身上擦,立刻又止住,只能藏在身后,对着眼前两个人哀求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在里面和他哥哥说话,你们不要告诉他好不好?”

蓝景仪道:“你看看你,手上都是泥巴,就算我们不说,含光君一看就知道了,你快跟我们去洗手。”

魏婴一听他们要带他去洗手,立刻从地上跳起来。结果还没走两步,就听到身后清冽的声音:

“……婴!”

魏婴抖了抖,转过身来迅速把手藏在了身后,看着那人大步往这边走。一旁的蓝愿蓝景仪也是一惊,他们从来没见过蓝忘机这般神情,一个个吓得都不敢作声。蓝忘机走到了魏婴身边,眼底的血丝才渐渐消退。他这才看到旁边的两位少年,问:“何事?”

蓝景仪抢答:“呃,呃,我们带他去——”

他话没说完,魏婴用没有挖过泥的手扯住了他的衣服,大声辩解:“没有,他们没干嘛,他们就是,就是……”

蓝忘机注意到他另一只手一直藏在了身后,呼吸一紧,伸手拉出来,惊得魏婴一声叫唤,蓝忘机已经看到他满手泥了。

蓝忘机:“……”

魏婴“……对不起……”

魏无羡轻轻把被他捏的有些疼的手腕抽出来,又藏在了身后,低头道歉:“对不起,我掏了蚂蚁洞……”

态度倒是不错。

“忘机?”

蓝曦臣掀开竹帘,方才他二人在房内商谈处置魏无羡的事宜,蓝忘机忽然冲出去,他原以为是魏无羡出了什么事,一看看到蓝家两位小辈便宽心了。道:

“阿愿,景仪,你们先带他去兰室吧。”

蓝忘机闻言一怔,方才正是因为他日后学习之事迟迟没有决断,此时蓝曦臣竟然直接应下来了。蓝愿答应了,刚想着要带着孩子走,却不知道他的名字。他蹲下身,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魏婴受过蓝忘机嘱咐,不可在旁人面前泄露本名,此时含糊其辞,不敢说话,蓝忘机开口道:

“隐,”

“蓝隐。”

蓝家家风严正,蓝愿蓝景仪带着魏婴到兰室时,本家弟子一个个都规规矩矩地端坐于书案前等待先生蓝启仁。蓝愿一向是坐在第一排的,但是担心蓝景仪带着魏婴会出什么岔子,犹豫再三还是坐到了魏婴的右手边,他和蓝景仪就这么一左一右把魏婴夹在了中间。

魏婴的记忆还是他尚未被江枫眠捡回家的状态,父母过世后他就一直流浪,靠捡旁人施舍的一点点食物和从野狗口中夺下的食物为生。此时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端端正正坐在书案前,只觉得什么都是不可思议的,连面前这张白玉书案他也翻来覆去捣腾得欢。

魏婴正捣鼓着那张书案,蓝启仁急匆匆从正门进来,脸上颇不好看。魏婴见先生来了,忙端正了坐姿。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蓝启仁进门的时候剐了他一眼。

蓝启仁道:“今日我们来讲讲修习问灵所要注意的问题。”

魏婴这还是第一天听学,连字都认不多,对问灵更是一窍不通。他老老实实坐了没多久,就又偷偷捣鼓起那张书案了。一旁的蓝景仪对他这种当面作案的包天狗胆吓得不轻,用胳膊肘连连戳他要他老实一点。谁知魏婴才要收手,蓝启仁就把书往桌上一拍,斥道:“蓝景仪。”

蓝景仪连忙站了起来,道:“是!”

蓝愿一直都是乖乖听课的好学生,不易为外物所扰,方才于他二人的小动作全然不知,此时听到先生点了景仪的名,还当他是又打了瞌睡。没在意。谁知蓝启仁接着说:“你在干什么。”

蓝景仪慌了,口不择言道:“我我我我没干什么我就是……”

蓝启仁:“是什么?”

魏婴见势不好,急忙之下一收手,整张书案“砰——”一声折为两半合在了一起,他整个人也吓得往后一缩。何止是他,整间兰室的人都被他吓了一跳,蓝景仪站着,受惊程度更是明显。

蓝启仁觉得自己的血管都要爆炸了,怒吼道:“魏……蓝隐!!你在干什么!?”

魏婴硬着头皮站直了身子,道:“我我我刚才看这桌子上的花纹很精巧,就移了几下,它就这样了,我真的没折它!”

蓝启仁当然知道他没折,这些书案为了方便更换,内部都设了机关,需要时触动机关便可使书案自动折叠。可是这机关复杂,寻常弟子根本看不出来,当年魏无羡也不曾来过这么一手,魏无羡的死魂一来,可就当真给了他个“大惊喜”。

“你们两个,给我去抄家规!!”

傍晚下学,蓝愿便通知了蓝忘机这事。他们二人还没靠近,魏婴眼尖就看到了他们,喊道:“啊!你们来救我们啦!”

蓝景仪一抬头看到蓝愿,本也想喊他,可是他嘴里叼着抹额的飘带,只能发出呜呜地声响,等看清另一人是含光君,便连这呜呜声也发不出来了。

蓝愿凑近看了看两人的罚抄,蓝景仪的字虽然不算好,总算也抄了不少,还有几行就可以结束了。魏婴面前的纸却是雪白的,旁边倒是有不少被大片墨迹污了的废纸。

蓝忘机道:“为何不抄?”

魏婴有些委屈,可怜巴巴道:“我好不容易才能倒稳,根本写不了字。”说罢他便举起一只手要去拿笔,整个人随着这只手的撤离歪到了一边,蓝忘机一把扶住,魏婴才能又回复双手撑地的样子。

蓝愿担心道:“你这样,怕是天黑都写不完了。”

魏婴暗暗叫苦,想让蓝忘机帮他说好话。可是他也能看出来先生和蓝忘机的哥哥对他不满,自己现在还能好好待在这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还要蓝忘机为他做更多,真的说不过去。

蓝忘机检查了蓝景仪的抄写,确认无误后就让他通过了。令蓝愿他二人先去用膳,他来监督魏婴。

魏婴看着他们走远,心中叫苦不迭。如果是蓝忘机带着蓝景仪走了,留下个蓝愿,也许他还能说说好话哄得他放过自己。如今面对着蓝忘机,投机取巧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谁知他正苦思冥想对策,蓝忘机先开了口:“不累?”

魏婴强颜欢笑道:“不累。”

蓝忘机:“当真?”

魏婴苦着脸:“不真。”

天色渐渐黑了,他又是倒立,在月光下也难视物,可是他总感觉方才在蓝忘机的唇角处看到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弧度,这弧度转瞬即逝,没等他揉着眼睛看清楚就已经无影无踪了。

蓝忘机道:“无需倒立,抄完即可。”

魏婴一听,立刻就喜滋滋地正了回来,还没等他揉揉手臂开工,蓝忘机又接着道:“外面风大,回屋再抄。”

魏婴跟着蓝忘机回家,实打实还只有一天。他前些日子和蓝忘机住客栈,虽然舒适妥帖,可他就是喜欢静室这方小天地。魏婴乖乖地端着家规和纸张,坐到蓝忘机指给他的自己的书案边一笔一划地抄了起来,连书案旁摆了个食盒也不分心去看。

蓝忘机凝神看他抄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你……不会写字?”

魏婴一笔画歪了,下意识就想说对不起,想起中午蓝忘机让他不必抱歉,又生生吞了回去,道:“我……认得几个,但是不会写。”

蓝忘机思索片刻,握住他的手,带着他抄。

静室内散发着幽幽的檀香气,和蓝忘机身上的气息融为了一体,在魏婴的鼻尖萦绕。从他遇到蓝忘机开始,蓝忘机就不时会突然抓住他的胳膊或是肩膀,这样轻柔地握着他的手写字还是第一次,魏婴莫名有些心跳加速,又生怕自己手上冒汗把蓝忘机的手弄脏了,忍不住握了握拳,又是一笔出线。

魏婴不敢作声,他觉得自己对不起蓝忘机的地方很多,可是蓝忘机又不要他道歉。即使他把快写完的一张纸画了难看的一笔,蓝忘机也只是静静地换了张重写,十二分的耐心。十二分的体贴。魏婴越是愧疚,越觉得自己的胃抽痛,他几乎以为自己要得什么病了,肚子却突然一声叫唤。

蓝忘机:“……”

魏婴:“……”

魏婴:“对不起……我以前好多天不吃东西也不要紧的。”

蓝忘机对他还是没忍住道了歉这点不置可否。收了笔打开一旁的食盒,道:“先吃饭。”

魏无羡闻到食盒内的香辛味,高兴得两条够不着地板的小短腿不住蹦哒。蓝忘机把饭菜摆在他面前,他欢喜地道了声谢,就抄起筷子吭哧吭哧吃了起来。

蓝忘机看他吃的开心,目光也渐渐柔和,道:“不用言谢。”

魏婴吃了几大口,听到这话抬起头来,鼓着塞得满满的腮帮子,含糊地问:“为什么不用说?”

想想觉得自己说话好像质问一样,又加一句“我觉得……你对我很好,我也犯了很多错误,我妈妈以前说,做错了事就要道歉,别人帮了我就要感谢,为什么不用说呢?”

蓝忘机注视他,道:“不必对我说,我……不介意。”

魏婴觉得这个问题深究下去好像也没有意义,把嘴里的饭吞了下去,问道:“这里的大家都喊你含光君,你叫含光君吗?”

蓝忘机皱了皱眉,小声道:“不是。”

魏婴奇道:“不是么?我看大家都那么叫。我……我认识你了这么久,都不知道该叫你什么。”

蓝忘机道:“蓝湛。”

魏婴:“……啊?”

蓝忘机道:“我叫蓝湛,就这么叫我。”

魏婴低下头,小小声念了几遍他的名字,忽然高兴道:“啊,所以你给我取得名字是跟你姓吗?”

蓝忘机:“……嗯。”

魏无羡听了更是高兴,一晚上喊了无数次蓝湛,到晚上睡觉了蓝忘机轻轻给他掖被角时还听到他梦呓般喊他的名字。蓝忘机盯着那张小巧又熟悉的脸蛋,终是没忍住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下。

明明只是轻轻的触碰,蓝忘机也跟被火燎了似地弹了起来,向来作息良好的含光君头一回直至深夜都无法入睡。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