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网游梗(三)

【咯咯咯!!】
“嘿!”
王耀将四处逃窜的彩羽鸡逼到了矮灌木周围,如他所料,彩羽鸡拼命扇动的翅膀很快就被枝条挂住了。王耀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地打了上去,逃命过程中本就损耗过半的HP一口气降为零。
王耀捡起掉落物【彩羽鸡肉】,看到系统弹出的任务进度表,兴奋得大喊
“哟西!这样就只剩九块了!”
笑容在脸上停留片刻,随即变成愤怒的表情。
“太阳都要下山了才只拿到一块这特么玩个毛啊!”
当然他没有摔肉,万一摔没了他就什么都没了。
王耀十分沮丧,靠着一棵大榕树坐了下来。以这个进度,就算是不吃不喝肝个三五天都不晓得肝不肝的完。难道自己注定要卡在这种开头的地方就寸步难行了吗……
【咯咯咯!!】
“……抱歉了。”
不远处传来了战斗的声音,王耀打了个激灵,弹起身躲在矮丛中窥探情况。
那边有个人用钝剑一口气消灭了好几只彩羽鸡,看他头顶黄色的光标,无疑是个玩家。王耀仿佛看到新大陆,兴奋地冲了上去,对面那人刚刚才把掉落物品全部收集起来,就被突然出现的王耀一把握住了双手。
“诶……诶诶!?什、什么?”
“你好阿鲁!虽然你不认识我事实上我也不认识你,不过我猜我们可以一起做任务阿鲁!可以问一下你的剑是哪来的吗阿鲁?!”
突然被握住手的那位有些不知所措,听王耀说的这番话似乎是冷静下来理解了现状。不过他似乎更疑惑了。
“这把剑……是在惩处警/察的时候剧情提供的啊,您……为什么会没有?”
王耀顿时懵逼。
“诶!?为什么不发给我……啊说起来那几个弱鸡根本不够看的阿鲁,一下子就被我全部揍翻了阿鲁!”
说出来时还有些小骄傲,王耀挺起了胸膛。
“……原来是这样,在下明白了,那大概就是您太强了导致剧情没有正常进行而出现bug吧?在下当时是到处找武器才过去的,正好发现身旁就有一把剑。不过现在再回去拿说不定就没了呢,毕竟是剧情物品。”
“什么阿鲁!?竟然是因为我太强阿鲁……”
“不过请不用担心,在下已经完成了任务,可以回去交差了。这把剑就送给您吧。”
说着,他把剑放到了王耀手中,正想走的时候却被王耀拉住了。
“如果像你所说的阿鲁……这把剑是上一个任务的道具,可上个任务结束却没有收回,这个任务里也起关联作用,很难说之后会不会还有用阿鲁,出现bug的人是我,我不能让好心帮我的你吃亏阿鲁,所以能请你等我一下吗阿鲁?保证马~上就会完成的阿鲁!”
思考了一下王耀所说的问题的可能性,最终还是犹豫地点了点头,坐在王耀之前坐的位置,看他笨拙的挥剑动作,倒也挺有趣的。
“呀嘿!好了这就是最后一只!”
王耀收起了彩羽鸡肉,擦了擦额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如他所说,确实很快。
“谢谢你的剑阿鲁!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阿鲁,我是王耀阿鲁。”
那人伸手想要接过剑,又像是想起了什么缩回手,露出了一个挺有礼貌但是有些拘谨的笑容。
“如果您说的是网名的话,在下是波奇。在下不是很擅长这类游戏,身体总是不太协调,耀君很强的样子,如果可以跟在下组队的话,在下不才,在玩游戏前有研究过说明书和官网,说不定也可以帮上王耀先生。”
“哦哦那真是帮大忙了!怎么组队?”
“嗯……就是打开菜单栏点选地图中的玩家,会出现新菜单,里面有组队的按键……”
“那……菜单栏要怎么打开……”
波奇看到王耀很尴尬的样子,心底暗叹如果他没有遇见自己说不定都退出不了了,那么这次相遇还真是命中注定。
真是个天然呆呢。
“左手握拳,伸出食指和中指并拢,往下一拉就出来了。”
“噢噢噢真的是这样阿鲁!”
点开菜单栏,找到了地图内玩家,发现这一片居然只有他们两人。
“人好少阿鲁,这个游戏不是很火吗阿鲁?”
“大多数会玩的人基本上已经在玩了,所以没什么人会在新手村。”
“居然是这样……开服才半年就已经达到饱和了啊阿鲁。”
“确实,这确实算得上奇迹了。”
“嗯……已经发出邀请了,组队就可以一起打怪了吗?”
“不知如此,任务剧情也可以一起经历,没组队的话,剧情任务会被分割开,所以自从进了新手村就不会看到其他玩家了。”
“难怪没看到人阿鲁……还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只能呆在新手村阿鲁……”
“也许您快速放倒那些npc的时候,在下在拼命反抗不被打死呢。”
波奇苦笑。
“啊,好晚了阿鲁!我们回去吧!话说我进游戏的时候外面是傍晚阿鲁,进来之后为什么会变成清晨阿鲁?”
“这也是剧情需要,不过把新手任务完成就会跟外界同步了,……大概。”
“这样阿鲁……”
来的时候只有什么都不懂的自己一个人,回来的时候还带个向导,真是划得来,王耀在心中暗喜。越过山头就可以看到村落,可当他们翻过去之后,入眼的只有与天空同色的火焰。
和惨遭屠戮的村民。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