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日记梗(三)

本来只是打算当做练手,没想到居然有人看现在有点受宠若惊飘飘然。所以就高产好了!(*'▽'*)♪
——————————————————————————————
本田菊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出于好奇的行为说不定会葬送自己的生命,真是验证了那句no do no die。

怎么办怎么办万一出现了什么暗道然后尘封百年的什么惊天秘密就这样浮出水面在下从此卷入惊涛骇浪的险恶江湖怎么办!?

本田菊的脑内快速闪过他这十八年看过的所有武侠小说和推理小说,最终还是拉回了理智。他僵硬地扭动身体,试图去弄清楚自己到底触发了什么机关。然而他身后既没有出现暗道,也没什么宝藏。有的只是一整面墙的——

“书?”

原本是墙的地方摆满了疑似书籍的册子,这种时候再来怀疑册子上面有没有下毒未免太蠢。本田菊尽可能轻柔地把其中一本拿出来,随意翻了翻。

……日记?

虽然也谈不上什么正规的日记文体,不过看上面记录的东西,这应该就是日记没错。这应该是已离世的老爷爷写的,随意翻看人家的日记会不会遭天谴呢?

“失礼了。”

说着,本田菊把手中的那册放回了原处,然后走到最边上,抽出看起来最像第一册的日记,认真看了起来。

虽然可能很失礼,但开学还有将近一个月,况且老先生都过世那么久,应该是不会介意吧?

        这还是我第一次写日记这种东西,感觉很是新奇,前不久胡适之先生在报纸上推崇白话文,这种直白的文体确实要直白许多,却也少了些文化韵味。
         近日,叔伯家的两个孩子到大院里来了,这些孩子年纪跟湾湾相仿,也难得能玩到一起。以前湾湾总缠着要我陪她玩,如今有了伴,我这个做兄长的也算得个清闲,就是有些许孤单,若是将来湾湾嫁了人,怕是会比现在还寂寞吧。英国
        前些天有不少人上街游行,大都是跟之前的大会有关。所谓的弱国无外交啊,帝国主义啊,我倒不是很懂,也不愿意去掺合这乱七八糟的事,况且多我少我也都是一样的,不如就在家,务务商,陪陪家人,也算是快活。
         哎呀,这是日记,顾名思义就是记录当日的事情呀,我怎么尽扯些之前的事,还是说说今天的事吧。
         之前英/国大使馆的人送了些种子,养了几个月,今日总算是开花了。蓝紫色的花瓣,形状就跟大使馆里那些照片里的大本钟差不多,还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花”,这么篡改祖宗们留下来的谚语不晓得会不会遭天谴呐。听亚瑟说这花的花语是【访问】,还真是有那么些讽刺。不过亚瑟是个好人,他这个朋友我交的还是挺值。
         也写了不少了,那今日的日记就这样好了。不晓得这个习惯我能坚持多久呢。

坚持了大概几十年呢。

本田菊抬头看了看满墙的日记,把手中的那本放回远处,把石雕往往左转了转,墙壁果然就慢慢的复原了。

本田菊有些困了,那日记怕是写在五四运动的时期。这老先生在那时怕还与现在的他差不多大吧。

动作利落地爬上陌生的床榻,原本以为会有的陌生感并没有出现,反而还觉得很舒适。

意识逐渐模糊时,本田菊想起了从爷爷那听来的关于这宅子的主人,王耀王老先生的事。

他一个人生活了将近60年,在小菊你出生那年,1998年去世。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