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完)

终于!!写完的第一篇忘羡同人!写完的第二篇同人!(对不起我有罪)
国庆长假每天都过着努力写文的地狱般的日子(x)
我终于!熬出头啦!(然后假期也结束了…哭…)

——————————————
魏无羡忘记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穿得整整齐齐到了自己家。他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居然是:

还好没迷路。


魏无羡拿起水杯去接了杯水,却因为心不在焉,水满出来了都不知道,最后还是拿了块抹布蹲在地上擦。

擦着擦着,他就抱着膝盖蹲在了地上。

要是他没有冲动就好了。

————————————
“魏无羡?魏无羡?”

“啊……啊?”

魏无羡抬起眼帘,就看到温情一脸狐疑地盯着他的脸。

温情道:“你是不是上次又走丢了把脑子吓坏了?”

魏无羡愁眉苦脸道:“可不是嘛,宝宝以后都不敢一个人回家了~”

温情:“……”


温宁端着托盘来喊人时,魏无羡的脑袋正在温情的魔爪蹂躏下变得乱糟糟一团,温情一见弟弟过来,撒开手一脸严肃地问了一大串:“人都来了没有?香槟乐队都到齐了没有?有没有出什么岔子?”

温宁嘿嘿傻笑地摇头,道:“都、都……很好,蓝、蓝总他们刚刚来了电、电话,说是马上就到。”


听到“蓝”字,表情顿时从魏无羡脸上散了干净,又回到一开始状如痴傻的模样。

那天过后,魏无羡努力装作无事继续上他的班,可是他状态实在太不对了,不是搞砸这个,就是弄丢那个,温情忍无可忍,把这个祖宗赶回家休息去了。他在家里无所事事,先开始打了几局游戏,段位连掉三阶,后来索性就瘫在床上除了偶尔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外就什么都不做,算是体验了一把废物米虫的生活。

可是就算他状态还没调整过来,今天这场酒宴也是非参加不可的。他的工作室才刚和云深签署合约,这场宴会是为了熟悉公务以及讨论将来的合作方向,这些都是温情的工作,可作为工作室主笔,魏无羡还是要出来露个脸,也就是说,还是要和作为他哥哥替身的蓝忘机再打交道。

他一改以往吊儿郎当的模样,晚礼服往身上一套居然也有模有样起来。魏无羡端着杯子提心吊胆了好一会,等到见到蓝总时,一颗心忽然放下,被满腔疑惑取而代之。轮到魏无羡握手时,他试探性问道:“是……蓝曦臣先生吗?”

蓝曦臣笑着承认,道:“是的,先前出了那样的事情,我就自己来了。”

温情见状一掌按下魏无羡的脑袋,道歉起来:“不好意思……他这人这里……”温情指了指自己的头,“不太好使,我之前跟他说过可他记不住,还望蓝总不要介意。”

蓝曦臣听闻,有些担心,稍后酒宴开始,他走到魏无羡温情这边,问道:“魏先生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吗?我听忘机说你好像有些记忆缺失,后面接收的记忆也会丢吗?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

温情从没听说过魏无羡有记忆缺失,这人醒过来以后就没事人一样给他们挨个报平安,之后也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她回头去看魏无羡,见他脸色虽有些难看,但并不算吃惊:“嗯……忘记的事情已经都想起来了,现在挺好的,就是走神了而已。”

温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人居然这样轻描淡写就说出了“别人跟我讲你时走神了所以没记住”这种事情!好在蓝曦臣不介意这些,笑道:“恢复了就好,你还和忘机和好了,也算因祸得福了,之前玩的那么好突然就杳无音讯了,我问忘机你们之间是怎么了他也不肯说。听说这段时间你们相处的不错,这很好啊。”

魏无羡也是有苦说不出,他总不能说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才那样纠缠蓝忘机的,而且他们现在大概再也和不好了吧?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初蓝忘机对他有意思他避之不及,现在主动凑上去人也不想要了。

魏无羡呵呵道:“嗯……还好,蓝忘机今天不来吗?”

蓝曦臣奇道:“你以前不都是直接喊忘机小名吗?怎么突然这么生疏了?”

魏无羡哈哈两声试图蒙混过去,蓝曦臣轻声道:“我以为你们已经互通心意了……”

一旁温情已经被雷轰得外娇里嫩了。她之前从未听说魏无羡和蓝忘机相识多年,更别说什么互通心意……是她想的那种互通心意吗!?不是魏无羡这个基佬单相思吗???

魏无羡胳膊上的淤青并不比她的心理阴影面积小多少,甚至还在增加,他不动声色地把胳膊从温情手里解放出来,小心地揉揉,心想比起自己戒酒,温情改掉这爱掐人的坏毛病才是燃眉之急。他从前一直以为蓝忘机的心思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也从来没跟任何人说,没想到蓝忘机倒痛快,居然跟自己亲哥哥说了。

魏无羡赔笑道:“都是小孩子时候的事了,蓝湛……蓝忘机他也早就放下了,这种事就……让他过去吧?”

听他这么说,蓝曦臣今天第一次皱起了眉头:“放下?放下什么?”

他难以置信魏无羡居然会这么说,蓝曦臣接着道:“放下你吗?怎么可能,他在你住院时那般体贴照顾你,明明是不爱说话的性子,回国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收好你送他的那本相册,我听说他后来还为了替你洗刷冤屈受了伤,这……”

仿佛是要打破魏无羡心底最后一层外壳,蓝曦臣睁大眼,道:“他怎么可能放得下你?你们重逢后你不也一直跟着他诸般……纠缠吗?我以为是你想通了想与他……不是吗?”

魏无羡几乎要疯了,过于混乱的记忆让他无意间捡了芝麻丢了西瓜,自以为掌握了所有情报,实则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抱着脑袋,喃喃道:“他、他已经走了吗?”

蓝曦臣也严肃起来:“目前还没,但是……快了,他下午五点的航班。”

魏无羡一把抓起手机,现在还没到三点,还有两个小时,赶去机场还是来得及的。他已经什么礼节都不顾了,问清楚了是哪个机场以及航班,把烂摊子甩手丢给还一脸懵的温情,抓着手机就跑了。温情正要发作,一旁聂怀桑过来给她点明利害关系:“你瞧,如果魏哥把蓝二拐到了手……”

温情顿时了然,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就去干活了。

魏无羡一路狂跑出会场,还不忘给江澄打了个电话,听到那头接起是一个温柔的女声时,魏无羡几乎要喜极而泣了:“姐姐!”

太好了,还来得及!

他前几天瘫在家里听说江厌离一家要出国旅行,航班也是今天五点多,此时电话里一问,果然是江澄要送他们去机场。

魏无羡跑得气喘吁吁,一开口话还没说气先泄了一半:“姐姐你、你让江澄来接我一下!我也,我也要去机场!”


江厌离那端沉寂了片刻,似乎是在跟江澄、金子轩说明情况,不久后江澄接过电话,问:“你在哪?”

魏无羡:“不知道!”

江澄怒急:“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看看周围环境吗!”

魏无羡原地转了三四圈,报了几家小店名,把江澄气个半死,好在那边江厌离用手机地图一个一个找,还真找到了。最后一行人赶在四点半到达机场,魏无羡一下车就冲进了候机室,刚巧看到拎着行李的蓝忘机。他用尽自己所剩的最大力气,喊道:

“蓝湛!——”

蓝忘机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回头,刚好看到魏无羡喘过气来说完下半句:“我昨晚!是真心想和你上床的!!”

蓝忘机:“……”

江澄:“……”

江厌离:“……”

金子轩:“???他刚刚说什么???”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一旁惊呆了的路人到此时方才惊醒,一把捂住自家孩子的耳朵生怕这人再有什么石破天惊的发言。

蓝忘机怔怔地看着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到魏无羡冲自己跑来,下意识伸手去接,魏无羡扑进他怀里的一瞬间,用只有他们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不要走。”

“我全都想起来了。”

“蓝湛,我喜欢你。”

蓝忘机任由他抱了好久,久到机场的喇叭都开始催促检票了,才终于紧紧环住魏无羡的身体。

他虔诚郑重地吻着魏无羡的额头,轻声道:

“嗯,不走了。”



——————————

魏无羡洋洋自得道:“我就是这么追到蓝忘机的了!”


金凌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你骗谁呢!哪有人会那么好追!怎么可能一个相册就拐到了手!”

魏无羡继续扯皮:“谁说没有,这就叫做礼轻情意重!是吧蓝湛?”

蓝忘机嗯了一声,搂住靠在他身上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的魏无羡,目光里是十二分的温柔。

金凌看这两个人看得胃里冒酸水,心想至少自家爸妈秀起恩爱来还是很克制得体的,没这两个人……没有魏无羡这么不要脸。

金凌瘪瘪嘴,再次把桌上包装成少女粉的相册满脸嫌弃地推向魏无羡:“反正你说什么他都同意,我不要就是不要!”

魏无羡失望地往沙发背上一靠,江澄倒水路过,一脸幸灾乐祸:“就说他不会要,一次跑腿,别忘了。”

金凌不可置信:“你们居然拿我打赌??都还是不是我亲舅舅了!”

魏无羡解释道:“当然是亲舅舅了!拿侄子打赌当然是因为心里有侄子,是吧蓝湛?”

蓝忘机再次对他表示认同。


“好啦好啦,都不要闹了,来吃饭啦。”

江厌离一端着汤从厨房里走出来,香味顿时就弥漫了整间屋子。金子轩摆好碗筷,众人围坐在桌边开始吃饭。

今天是金凌生日,江厌离亲自下厨,饭菜格外丰盛,大冬天的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几捆莲蓬。

魏无羡笑眯眯地接过蓝忘机给他剥好的莲子,毫无芥蒂地在江澄的白眼下一口吃干净,问:“江叔叔虞夫人他们还在环球旅行吗?”

自从江澄接手了莲花坞,二老就退休出去玩了。原本孩子在身边时每天几乎都争吵不断,单独出去旅行反而和睦许多,前段时间他们到了英国,甚至还想找个教堂重新办一次两人的婚礼。江枫眠在视频里跟他们说时,虞夫人气急败坏夺过手机警告他们不许来也不许说出去,看起来感情是真的好了很多。

江澄一边啃排骨一边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魏无羡朝旁边一靠,精准靠进蓝忘机怀里,蓝忘机伸手一捞,把他抱得紧紧的。魏无羡抬头看他,道:“以后我们老了也去环球旅行怎么样?”

金凌震惊:“我还在这呢!?”

金子轩很想修理这个不知廉耻的,但是蓝忘机和江厌离都在,只能闷闷吃饭。江澄大概是觉得辣眼睛,下饭桌去洗眼睛了。只有江厌离笑道:“好呀,那以后我们也可以去。”

金子轩忙抬头接话:“好!”

金凌也跟着他舅舅一起洗眼睛去了。



饭后,金凌说和朋友有约就急急忙忙跑了,小寿星都跑了,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也就不久留,刚好屋外雪停了,他们出去逛逛看看雪景。

他跟蓝忘机在一起已经十三年了,金凌也正好十二岁生日。蓝忘机毕竟公务繁忙,还是呆在国外更多。魏无羡本身也是给蓝家干活,画画也是在哪都能画,就跟着他一起走。这次难得抽空回来,居然已经过了很久。

魏无羡突然朝前跑了几步,在地上抓起了一把雪弄了个雪球砸向蓝忘机。蓝忘机下意识伸手护住自己,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来袭,只有轻飘飘的雪花落在了肩头。他睁开眼,魏无羡准头极好,他的雪球打向的是他头顶树枝积雪最少的那一根,摇下来还未结块,纷纷扬扬的雪花。

魏无羡走回他身边,轻轻拂去他发梢已经开始融化的雪花,笑道:“美景配美人。”

蓝忘机任由他拂雪外不安分地揩油,唇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明明是极微小的一点,却泛起了魏无羡心中的百亩花田,让他忍不住凑了上去。





两人手牵手走在还算干净的雪地里,在身后留下了长长一路的脚印。魏无羡侧头望向身边人,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蓝忘机:“都可以。”

魏无羡抱怨:“别这么敷衍嘛。”

蓝忘机:“和你一起,去哪都好。”

魏无羡一愣,用另一只手戳他的腰:“好啊你,都学会撩人了。我一把年纪了可不禁撩啊。”

蓝忘机避过,把他搂进怀里:“不老。”

魏无羡颇为享受的在他怀里蹭了蹭,道:“好吧,那就不老。你叔父是不是回学校了?”

蓝忘机应了,魏无羡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坏主意,眼珠子转了几转,笑道:“我们去以前自习的那间教室看看怎么样?”

蓝忘机:“好。”

魏无羡:“顺便跟你叔父打个招呼。”

蓝忘机:“嗯。”

过了一会儿,又提醒道:“叔父上了年纪,别太捉弄他。”

魏无羡搂着蓝忘机哈哈大笑,在大街上越走越远。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