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17)

瞎写一时爽,改文火葬场……等完结了再看着改改吧……心累……
(以下正文)

“魏婴!”

魏无羡被这声音从回忆里扯了出来,他愣愣地转过头去,看着身后的蓝忘机,忽然想起来这是何年何月何日,而他在何地做着何事。

魏无羡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脸,笑了笑,道:“蓝……忘机,怎么啦?”

不怪他不敢承认自己什么都想起来了,是个人想起自己现在在死皮烂打暗恋追求的人是自己多年前用简直可以留下心理创伤的方式甩掉的那位,都会羞愧得恨不得钻进地心去。

而且蓝忘机在重新遇到他后的反应,分明就是生疏的,他多半……早就放下了。

蓝忘机嘴巴动了动,没发出声音,过了半晌才道:“你在看什么?”那声音几乎可以用干枯来形容,听得魏无羡仿佛有一根老树枝在不停地扒拉他的心房壁。

魏无羡除了尴尬还是尴尬,拨拨头发挠挠头,不间断的小动作才能勉强止住他的尴尬,他装傻道:“嗯?没有呀?我就是在想,你书桌怎么这么空,实在是不像样。话说你终于肯叫我小名啦?”

他发誓,等他说出最后一句话以后他就后悔了,重逢后虽然自己厚脸皮的自报了那个名字,可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蓝忘机对这个名字大概都是恐惧更多,他这真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了。

好在蓝忘机并未注意这些,脸色好看了一些,魏无羡趁热打铁,佯装无事地随口问道:“我带了酒来,你要不要也喝一点?”

在他记忆里,蓝忘机向来是滴酒不沾的。读书的时候就是这样,虽然他和毕业后的蓝忘机并没有过多接触,可他直觉蓝忘机一定没变。

蓝忘机点了点头:“好。”

魏无羡:“我就知道你要……什么?”

蓝忘机:“好。”

直到蓝忘机同他并排坐在沙发上还接过他递过去的啤酒罐,他都还没有什么蓝忘机会喝酒的实感,但是看到蓝忘机举起啤酒罐豪迈地喝了一大口时,他还是忍不住激动得握起了拳头。

虽然蓝忘机这肯定不是第一次喝酒了,可是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蓝忘机喝酒啊!我倒要看看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蓝忘机,几杯倒!

蓝忘机紧闭着眼一口干掉了半罐,魏无羡正等他放下酒罐问他感受如何,蓝忘机就皱着眉头揉了揉太阳穴,往后挪了一点,靠在沙发背上——

睡着了。

睡着了???

魏无羡拿起他刚才喝的那罐啤酒,确认很多遍这是度数低到可以让他当饮料喝着玩的那种,他没买错,可是不应该啊?蓝忘机这……该不会是真的没喝过酒吧???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凑近蓝忘机的脸,轻声道:“蓝忘机?蓝二公子?……蓝湛?”

没反应。

试图唤醒失败后,魏无羡破罐破摔地往沙发上一倒,心道这人怎么一杯倒,太无聊了,都不醉一醉的。这样他还怎么……问话啊。

其实从恢复记忆开始,魏无羡心里就一直卡着一根刺。也许在他们都还是学生的时候,蓝忘机确实喜欢过他,也许在那之后,他还会想念自己一段时间,可是到了现在,他真的没把握蓝忘机能对一个他这样的人一心一意这么多年,还是单相思。

魏无羡烦躁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埋怨当初的自己为什么不开窍,明明蓝忘机那么好,或者,就算当时反应不过来,之后也……

也什么?

魏无羡忽然想问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真的就一声问候都不打,好像他下意识就想避开这个问题,下意识就觉得时间能抚平一切。他失忆前,甚至都不曾正视过自己对这份感情的感受。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今天问是问不出什么来了,就这么让蓝湛躺在沙发上肯定不行,他伸了个懒腰,俯身一只手托住蓝忘机的头,一只手去抄他胳膊。

谁知蓝忘机却在这时突然睁开了眼睛,魏无羡僵在这个尴尬的姿势片刻,讪笑着缩回手,搓了搓,哈哈道:“你醒啦蓝……忘机,额我以为你睡着了想把你搬去房里哈哈哈……”

蓝忘机没有理睬他的辩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脸看,直盯得魏无羡头皮发麻。魏无羡被他盯得受不了了,正想逃开,蓝忘机却先一步低下头闭上眼揉起了太阳穴。

魏无羡长舒了一口气,半蹲下来看他,问:“你是不是头疼?要不要喝点水?”

蓝忘机轻轻点头,这在魏无羡看来已经可以说是巨大的赦免了,忙不迭滚去倒水。

虽然这是第三次到蓝忘机家里,却是第一次来厨房,他琢磨着水杯应该放在哪,一回头就看到了放大版的蓝忘机的脸,吓得他几乎一屁股坐在地上。

怨不得他大惊小怪,他现在可是心虚得很,突然看到蓝忘机的脸,没当场猝死就不错了!

魏无羡抖着嗓音还想强撑,勉强扯了个笑脸道:“你,你来干什么啊?”

蓝忘机面无表情道:“喝水。”

魏无羡:“……”

他揉了揉眉心,柔声道:“你可以去沙发那里等着的,我很快就会端着水过去。”心道自己这怎么跟哄小孩似的。

小孩蓝忘机也十分给面子,板着脸摇摇头,活像不肯离开摆放玩具的橱柜的小孩子。魏无羡从刚才起就隐隐觉得这样的蓝忘机不对劲,他倒了杯水给蓝忘机,伸出两根手指,试探性问道:“这是几?”

蓝忘机没有回答他,一脸认真地一手抓住他的一只手指,原本手上端着的杯子啪得一声落在地上砸的粉碎,水流的到处都是。

魏无羡:“……”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蓝忘机!

魏无羡:“蓝湛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酒还没醒?杯子好好地拿在手上怎么能丢了呢?你看看,这样很难清理的你知道吗?”

蓝忘机听他指责,收回手低头认错,又觉得自己只是认错太没有诚意,又蹲下去捡碎玻璃,魏无羡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干,抓住蓝忘机的手把他拉起来时,蓝忘机的食指上已经被开了一道血口子。魏无羡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下意识就把蓝忘机的手指塞进了嘴里含住。蓝忘机猝然睁大眼睛,猛地将手抽回捧住,魏无羡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事,也是一阵尴尬,他干咳了几声,拍拍蓝忘机的肩膀,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先带你去包扎一下伤口好不好?”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没做声,算是默认了。魏无羡带他回了客厅,在记忆里的位置找到了医疗箱,一边给蓝忘机消毒贴创口贴一边在心里颇有些感慨。

客厅里的光线比厨房要明亮很多,魏无羡这才发现蓝忘机的身上沾上了很大一块水渍,道:“你衣服脏了,我带你换一身衣服好不好?”得到蓝忘机同意,他就带着人去了卧室。

他在蓝忘机的衣柜里翻找片刻,挑了身白衬衣打算让蓝忘机换上,谁知一回头就看到蓝忘机已经自觉脱得赤条条了。蓝忘机平时看起来斯斯文文,脱了却很有料,魏无羡一时都挪不开眼,无法决定是佯做君子地挪开视线还是顺从本心地看个痛快。

还没等他做好决定,蓝忘机却朝他走了一步吓得魏无羡一屁股坐在了蓝忘机的衣柜格子上,他懵了一下,转念一想这个状况怎么着都不是自己吃亏,哪怕他做了什么第二天蓝忘机算起帐来也不是他的错,胆子又肥了起来。

魏无羡往前凑了一点,尽他最大可能地邪魅一笑:“蓝湛,你脱得这么干净,不怕我做点什么?”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又往前走了一步,他们之间的距离本就不长,经过这两步,两人几乎贴到了一起。

魏无羡感觉自己后脑传来阵阵酥麻,心里却快意十足,索性把什么心思都抛在脑后,恶狠狠扔出一句:“是你先撩拨我的!”把衣服一丢,扣着蓝忘机的脑袋就吻了上去。

等魏无羡稍微恢复了一点神智时,他已经被蓝忘机压在床上啃了好一会儿了。方才蓝忘机把衣服脱了个精光,现在他自己的衣服也没有剩下多少,两人已是半斤八两。魏无羡捧住蓝忘机的脸,在接吻的空隙喘了口气,蓝忘机不满他的规避,发出了危险的低吼,魏无羡见他这样气急败坏,酥麻的快感一路痒进了心里,他捧住蓝忘机的脸啄了几下,问:“蓝湛,你告诉我,你还……喜不喜欢我?那本相册,为什么我哪里都找不到了?”

蓝忘机听到这句话,突然推开他坐了起来,魏无羡没想到情势能陡转直下到这种地步,挣扎着也坐了起来,用手背捂着问得发胀的嘴唇,试探性地问道:“你……酒醒了?”

蓝忘机点了点头,别过头去,沉默着捡起了魏无羡的衣服,递了过去。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