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16)


他没记错的话,蓝忘机的面试应该就是明天,他本着不打扰他学习的好意或是还有其他什么原因,从那天互相发短信祝福后就一直没联系蓝忘机,本以为他们最多就一起去吃饭能见一次面,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

魏无羡想去搭他肩膀,反应过来自己身上还是湿的,就把手收回挠了挠后脑,道:“好久不见啊蓝湛。”

蓝忘机闻到他身上的酒味,皱了皱眉:“你喝酒了?”

魏无羡讪笑着缩回手,挺没意思地刮了刮鼻子,蓝忘机转身多买了条毛巾,付完帐后递给他,没有再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个话题:“这是我家附近。”

魏无羡震惊了。

他们聚餐的地方离学校十万八千里,怎么会走到学校这边来???


他震惊之时,蓝忘机已经提着东西站到门边撑开一把伞,回头道:“一起?”有免费的伞蹭,魏无羡当然是很乐意的,果断跟着蓝忘机回家去了。

蓝忘机打开门,给他摆好拖鞋后提着伞径直走去阳台撑开晾着,魏无羡站在门口朝里面打量。屋内的摆设和他记忆中的没什么两样,只是看起来更空了,少了挺多东西。蓝忘机见他身上还湿答答滴着水,就让他自便,自己去整理浴室让他冲个澡换身衣服。魏无羡也不客气,在偌大的房子里转悠了起来。

摆着奖杯的地方满满当当的放着四个奖杯,诉说着已经天人永隔的主人们曾经的骄傲。窗台上被他捋了把叶子的兰花还在,而且还活的好好的。临近盛夏的季节,花已经开过了,垂着几朵已经发黑了的花朵仿佛在坚持着什么。

蓝家的卧室都集中在一处,他把客厅看了个遍就摸到卧室去了。前两次他来的时候蓝忘机家里都是没人的,所以他方才进门时并不觉得,可是打开已经空置的两间房间的门时,那种冷清孤寂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魏无羡忍不住感叹,也就是蓝忘机这样的人才能耐得住寂寞一个人在这样的房子里住,换他肯定没两天就要上房揭瓦了。

空房间没什么好看的,他瞅了一眼确定蓝忘机还在清理浴室,蹑手蹑脚摸进蓝忘机的卧室,跟做贼一样。不过他做的事也确实和贼没什么两样,他检查了床底下、枕头底下、衣柜里,都没找到什么不对劲的书,正揉着脖子心想这人难道从来都不用抒解的吗,目光瞥向书桌,忽然眼前一亮。

摆在那一大堆资料里的,可不就是他当初送的那本相册吗?

魏无羡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凑过去翻开来看,前面几页是当初他们一起画的画和蓝忘机儿时和家人一起的照片,凡是他们一起画的画,都少不了魏无羡串场子,而照片里有魏无羡的就只有一张,就是他们抱成一团睡觉的照片。

魏无羡没想到居然会留下这样的照片,还被洗了出来放进相册里。魏无羡仔细看看图上睡姿极差一条腿直接压上了蓝忘机的腰的自己,越琢磨越觉得自己真他妈的帅。他自恋了一会儿,继续往后翻,忽然发现有他客串的画有点多,而且有些他已经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难不成蓝湛自己画的画上还会带上我?

魏无羡越想越奇,虽然他总是自称蓝忘机的朋友,也想来喜欢撩拨他,可他心里清楚蓝忘机对他更多应该只是感谢,至少他之前是这么认为的。

这本相册越往后收藏的东西越是奇奇怪怪,有魏无羡送的草蚱蜢,有魏无羡自习时丢给他的纸团,有魏无羡趁着体育课爬到树上抛到他桌上的花……反正好像从什么地方开始,蓝忘机放进相册里的东西全都跟他有关,魏无羡也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直到他翻到了一张高一篮球赛时校园杂志刊登过的总决赛时他扣下取得胜利的关键性一球的照片,照片的边缘修剪的整整齐齐,没有任何缺损多余。他记得那场是和一班打,那场篮球赛作为“唯一一次进总决赛的班级都是书呆子班”的比赛名垂青史,他那一球时防他的是蓝忘机,蓝忘机的体育神经好的与外表严重不符,他原本以为那一球是怎么也进不去的,谁知最后关头蓝忘机走神,他才侥幸赢下那两分。比赛结束后蓝忘机就默默离开了,他原本以为他是太过内疚的。

照片上的他就像朝阳一般耀眼,这张照片刊登以后他在校内的名气瞬间大涨,蓝忘机把这张照片这般小心爱惜的剪下来放进相册,装照片用原本粗糙的塑料袋表面,他脸的那一部分都被摩挲到平滑。

这是什么意思,魏无羡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本相册没办法再翻下去了。

魏无羡丢开相册,往后退了几步,身后忽然传来蓝忘机的声音,语气中藏不住的慌张让他甚至都破了音:

“魏婴!”

魏无羡吓得一缩,他原本酒就没完全醒,被这么一吓,脑子更糊涂了,他僵硬地转过头,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蓝、蓝湛……”

“你看了……”

“没看!我什么都没看!”

魏无羡已经感觉不出自己的反应有多不对劲了,他说完这句话,又神神叨叨起来:“我、我该回家了,我要回家。”

蓝忘机:“外面还在下雨,你……”

他这么说是没有问题的,不巧的是蓝忘机此时也慌得很,忍不住伸手想拉住他,魏无羡一碰到他的手就像碰到毒刺般闪开,还大叫了一声不用,蓝忘机一抖,低着头僵在原地不动。

魏无羡继续叫着:“我得,我得回去了,嗯,就这样,不用你送,我走了……”

他不敢回头去看蓝忘机的神色,可他总感觉蓝忘机又靠近了他一些,头皮发麻起了半身的鸡皮疙瘩,忙夺门而出。


大概是因为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加上淋了雨,魏无羡回家就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烧了整整一晚,无论江厌离他们怎么问,他都对事情经过只字不提。途中他隐约听到了手机响,摸出来看了一眼蓝忘机发来的短信,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就又倒头睡去。

第二天好不容易退烧了,他吃完江厌离给他炖的莲藕排骨汤,想起昨天不知道是现实还是梦境里看到的短信,翻开一看:

蓝忘机:对不起

魏无羡这时脑子已经差不多清醒了,可是越是清醒也越是心乱如麻。况且今天还是蓝忘机的面试,他考完了没事,影响到了蓝忘机可就完了。

他思来想去,还是发了几个字:

没事,面试加油。

几分钟后,收到了回复。

蓝忘机:嗯。




后来,蓝忘机当然是不负众望的顺利出国了,魏无羡也录取进了本地的重点大学。从此以后,他们也再没联系过了,偶尔江澄问起,魏无羡也只是打着马虎眼糊弄过去。

直到……

那次车祸。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