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迷路(13)

广播剧第二季预告出了,打赏和买广播剧把我的微信支付宝全掏空了,之前还激情抽奖,现在已经穷得叮当响,只能疯狂抽奖碰运气抵债这样子……
———————————————————————

让魏无羡庆幸的是,蓝忘机家离学校并不远。蓝忘机看起来细胳膊细腿的,谁知道真的背起来还有点沉。一进门,魏无羡就把蓝忘机放下,如释重负揉揉自己的胳膊,帮蓝忘机取来了医药箱就打量起了四周。

蓝忘机家装修简洁朴素又不失品味,却无端有些冷清。据他所知,蓝忘机应该应该是跟叔父哥哥一起住,可是此时他家里除了他二人却确确实实没有其他人在。

魏无羡道:“老……你叔父和你哥哥呢?”

蓝忘机上药的手顿了一下,继续上药,魏无羡以为他不会回答了,却听到蓝忘机闷闷不乐道:“在医院。”

魏无羡惊了,蓝忘机的哥哥他是知道的,今年高三,前两天还上台发言过,精神头挺好,两天的时间总不至于突然住院。他叔父更是天天见,每次见着魏无羡就是一副要犯病的样子,至今也没真犯病。

魏无羡琢磨半天,最后还是问:“谁……生病了?”

蓝忘机:“我父亲。”

魏无羡:“……”

蓝忘机家里很有钱,有钱到他们现在读着的学校是蓝家投资建的,这魏无羡还是知道的。他还知道蓝家除了两位还在读书的公子和一心投身于教育事业的蓝启仁,其他人都在国外,包括他也略有耳闻的蓝家董事长,蓝忘机的父亲。照理说他要是生病了,肯定会在国外接受更先进的治疗方案,除非……

魏无羡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猜想,偏偏蓝忘机接下来说的话就证实了这个猜想:“父亲病危,转回国想要……最后多见见我们。”

魏无羡有点说不出话来了,他含糊几句,又小心翼翼问道:“你们……妈妈呢?”

蓝忘机:“很早就过世了。”

魏无羡:“……”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呆不下去了,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更可怕的是,他刚刚好像看到了蓝忘机脸上有什么闪闪发光的东西滑落。

……要命,蓝忘机这不会是哭了吧?

魏无羡实在憋不住,站起来在屋子里乱转,经过客厅电视旁的一个小角落时忽然停住了。

这个角落里放着三座奖杯,魏无羡认得这种款式的奖杯,而且这上面还刻了字,是蓝忘机正在努力的那个竞赛的奖杯。

三尊奖杯里新旧分明,两座已经有些发黑了,一座还是半新的,可即便新旧不同,三座奖杯都是一尘不染,而且奖杯的摆放不甚和谐,半新的那座一旁还空出了可以放下一座奖杯的位置,就好像……

在等着第四座的到来。

魏无羡终于明白了一向遵规守矩蓝忘机为什么这么执着于那个竞赛,甚至不惜要越级参加。

他是不是想让父亲在生前能够看到四座奖杯整整齐齐地摆在一起的样子,最后再留下与父亲的这么一点点回忆?

他不敢想下去了,真的不能再想下去了。

魏无羡感觉自己要被绝望和悲伤的情绪淹没了,他一扭头,忽然看到了窗台上有一盆兰花草,心里忽然有个主意。

片刻后,魏无羡把一个草织的小蚱蜢递到了上完药正抱着膝盖默不作声的蓝忘机面前,道:“喏,送给你。”

蓝忘机:“……这是什么?”

魏无羡:“用草编的蚱蜢。”

蓝忘机有些疑惑,但是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他抬手擦了擦才抬起头,说话还带着很严重的鼻音:“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魏无羡:“不干什么,就是想给你。觉得你拿着很搭”

蓝忘机明显有些犹豫,却还是接过,轻轻道:“无聊。”

然而他的眉头也确确实实舒展开了,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魏无羡看着他心里着实松了口气,面上不自觉就笑了起来。

蓝忘机不解:“笑什么?”

魏无羡:“没没没,没笑什么,看你好看瞧着爽也不行吗?”

蓝忘机不想理这个嘴没遮拦的家伙,把头扭到了一边,却也没丢了那个草织蚱蜢,魏无羡笑得更开心了。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魏无羡这才猛地惊醒,心道坏了坏了,这下要给蓝启仁抓个正着了。无头苍蝇一样乱窜,转念一想自己来就是给蓝忘机担罚的,心下一松又坐回了蓝忘机旁边。

门推开了,走进来的果然是蓝启仁和蓝曦臣。

学习工作了一天还在医院里照顾病危的家人直到此时,二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可是当他们看到魏无羡的一瞬间,蓝启仁的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没等他发作,蓝曦臣先一步笑道:“忘机难得会带朋友回来,留下来吃饭吗?”

魏无羡还没想好怎么拒绝,蓝忘机就抢先答道:“不留。”

魏无羡:???翻脸不认人???

他立马举起手,不顾一旁就要脑溢血的蓝启仁,喊道:“留的留的!”

蓝曦臣颇为高兴,便去准备饭菜,蓝忘机也瘸着腿去帮忙。蓝启仁拒绝和魏无羡呆在同一空间内,回了房。偌大的客厅突然就剩下魏无羡一个人,他伸了个懒腰,索性直接瘫在了蓝忘机家的沙发上,心里还在忿忿不平。

好歹也是一起打过架的兄弟了,说不留就不留的?

厨房内,蓝曦臣刚将锅热好,蓝忘机就把切好的菜一样样递过去,默契十足。蓝忘机闷声切了几样菜,突然开口:“兄长,他并未和家人说过在外面吃饭,留他,不妥。”

蓝曦臣惊讶道:“咦?我还以为已经和他家人说好了。那等下给他家人打个电话吧。”

蓝忘机闻言,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过了片刻才小幅度的点点头。蓝曦臣捕捉到他微小的动作,笑了,然而没笑多久那阵笑意就散了,只剩下感慨:“忘机你从小就不喜欢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有重要的朋友了,一定要学会表达,不然让他误会你不喜欢他,他会伤心的。”

蓝忘机听他说“喜欢”,想要辩驳,张了张嘴还是继续切菜,嘴唇轻颤,比了个“喜欢”的嘴形。

不得不说,这大概是魏无羡吃过最难吃的一餐饭,清汤寡水白菜浮面,他味如嚼蜡地啃了两棵菜,忽然觉得蓝忘机之前不肯留他可能是为了救他狗命,自己不领情,真是何苦。刚刚他打电话回家,江澄听说他留在蓝忘机家吃饭,哼了一声,给他报了遍今晚的菜名,什么鱼香肉丝糖醋里脊莲藕排骨汤水煮肉片,魏无羡看着蓝家餐桌那清清白白的一片,眼泪与口水齐飞。

他蔫蔫地吃完了饭,在心中发誓自己再吃蓝家的饭就是自己最怕的狗,婉拒了蓝曦臣要送他的好意,一个人回了家。

——————————————————————
蓝启仁:???我的兰花怎么成这样了???谁摘的叶子!?!?谁!!??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