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由番外而来的另一条时间线

大抵就是“如果香炉里的剧情真实发生了会如何”这样的yy脑洞了。

本来想要写he,但是写到最后发现这个时候根本没办法自然而然的圆起来,所以还是默默的试图接回原著……





========================
魏婴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腿被什么人抓着,有湿漉温热的东西在他的下体处擦拭。他当即吓得坐了起来,动作太大把握着他腿的人也吓了一跳,不由得松开了手。魏婴的屁股重重砸到了地面,某个难以启齿的地方除了摔得疼了以外,还有着一股子酸麻劲。魏婴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抬眼看到坐在他面前脸色苍白的蓝湛,顿时想起了方才这人的暴行,一时无语,只觉得好气又好笑。
他起初一直觉得蓝湛这个人又闷又有涵养,实在没意思,现在这人难得发了次疯,自己却吃了这么大的亏。
魏无羡这辈子难得一次觉得尴尬,别过头环顾了一下四周。此刻他身处的地方并不是藏书阁,而是一处很是幽静的房间,屋内陈设甚简,旁设一张琴桌。房内尽是泠泠檀香之气。魏无羡不由得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蓝湛……这里是?”魏无羡方才喊叫过度,嗓子有些干涩,声音也不由得沙哑了几分。蓝湛起身给他倒了杯水,又恢复了先前的跪坐姿势,这才接过话头。他的语调依旧是往日的冰冷,却带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
“……静室。”
果然!
魏婴暗叫不好,江澄他们在小树林等自己,自己却迟迟没有过去,他们肯定会过来查探。要是被他们看到自己和蓝忘机刚才都做了什么,先不说他自己会如何,蓝忘机就一定完了!
“蓝湛!你……有没有看到江澄?”魏婴紧张地询问,闻言,蓝忘机微蹙眉头,半晌才答道
“有。”
魏无羡顿时心凉了半截,赶忙追问道
“他有没有看到我们……”
“无。”蓝湛道。
魏婴奇道:“没看到?怎么会?”
蓝湛道:“跑了”
魏无羡恍然大悟:“你是说,他们光看到你就跑了,没有看到我是吗?”
蓝湛:“是。”
魏无羡又道:“那有别的人看到你把我拖到这里吗?”
蓝湛神色依旧冰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比刚才还冷了些许,道:“无”
魏无羡这才彻底放宽心,缓缓松了口气。
“你……”蓝湛想和他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双手攥紧了衣服下摆。
方才蓝湛把他按在身下时他和蓝湛的衣服都被蓝湛扒的七零八落,此时蓝湛的衣服和他的上衣都被整整齐齐的穿好了,蓝湛面前摆着一盆热水,一块毛巾搭在盆上,应该就是方才擦他的东西,蓝湛大概是在帮他清理。魏婴看着平日里端庄矜持的蓝忘机此时低着头手足无措的犯错小孩样,不觉心下一软。随即又撇撇嘴。
哎,没想到我一个风流倜傥注定桃花无数的大好青年的第一次居然是跟个男人……虽说也挺舒服的,但是还是相当遗憾哪,至少也得是个长得够好看的……蓝忘机确实挺好看的……嗯……而且我都是第一次,他更不可能以前有经验了,看他这模样就知道。
魏无羡的目光忽然就黏上了蓝忘机的嘴唇,回想起开始蓝忘机亲他时的柔软触感,心下一动,就贴了上去。
在蓝湛猛地僵硬起来的时候魏婴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但是转念一想蓝湛刚才都对他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了,让他亲一下怎么了,索性愈发肆无忌惮起来。
蓝湛果然没有推开他,只是僵在那里不动任由他亲,他亲过瘾了,放开蓝忘机时还亲了亲他的脸颊,蓝湛一直保持着那副有些惊慌的模样,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在蓝忘机眼中看到了血丝,但是蓝湛很快又垂下了头,一副逆来顺受的乖巧模样,颇惹人怜爱。
魏无羡心底暗爽,他这下可算是抓住了蓝忘机的短了,以后还不是要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全然忘记了到底谁才是吃亏的那一个。
他用手指勾起了蓝忘机的下巴,搔了搔,摆出他觉得最为邪魅的笑容,凑着跟蓝忘机说:
“哎,你这人平时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居然能干出这种事来,那可是我的第一次啊,你说说,怎么补偿我?”
蓝忘机眼底那丝慌张顿时被坚定所取代,他看着魏无羡,半晌,以一种似乎终于下定决心的口吻与他说:“我会负责。”
“啊?”魏无羡有些晃神,他怀疑自己没听清。
蓝湛重复:“我会负责。”
魏无羡这下可有些受宠若惊了,蓝湛说要对他负责?怎么负责?和他结成道侣?他和蓝湛可都是大老爷们啊!蓝湛这人就是太一板一眼了。
想到这,魏无羡有些心虚,如果不是他恶意调戏蓝忘机,他也不会一时冲动做出这种事来,虽说这是传出去他们谁都不好看,但是他反正也是臭名远扬了,蓝湛的名声多好啊,而且还是蓝湛主动,这事传出去绝对是蓝湛吃亏。
魏无羡摸摸鼻子,道:“这事要是给你叔父知道了,他肯定会打断你的腿,都是男人,这点事算得了什么?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咱们以后谁也别提了。”
说完起身就想走,可没等他站直身体,蓝湛就一把把他又拽了回去。
魏无羡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看见蓝忘机还是一脸严肃的重复:“我会负责。”
“别啊忘机兄,你……”魏无羡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蓝忘机这人果真是小古板,明明有台阶不下,非要钻这牛角尖。
“嘿蓝湛你这人,平时那么讨厌我,偏要钻这牛角尖。我说了我真不介意,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说出去,放心我口风很严的。咱们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你真不用纠结什么的。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就对天发誓……”魏无羡郑重的对着蓝忘机发了个毒誓,蓝忘机注视了他一阵,垂下头,缓缓松开了手。
魏无羡松了口气,又起身,趁着外边没人,闪到了不会让人怀疑他是从静室出来的地方,这才大摇大摆去找江澄。
他的下体已经不太痛了,至少正常不会被看出异样。他想到蓝湛帮他清理干净还给他倒水,一本正经说要负责的模样,不觉有些走神。
蓝湛这人闷是闷了点,但是要是哪个姑娘真嫁给了他,肯定会过的很幸福。
“魏无羡!”这时远处传来了一声招呼,魏无羡回过神,看到江澄冲他跑来,连忙挤出一个笑容江澄“啪”地一下拍在他肩头,道:
“你笑得真难看。”
“去你的!”魏无羡也笑着骂了句。
“话说回来,你去哪了?我跟聂怀桑他们过去找你,就看见蓝忘机从里面走了出来,那脸色黑的,我还以为活见鬼了!”江澄道。
“也没去哪,我看他提剑追我,怕他追出来看到你们,就绕了点路。”魏无羡一本正经说谎完全不带喘的。
“你就扯吧!我们在那里等了半个时辰了才去看的,就看见蓝忘机一个人出来了。你是脑子坏了还是怎的,后面没人追你你也能跑一个时辰?”江澄毫不留情地揭穿他。
魏无羡顿时心惊,蓝湛这人体力这么好,足足干了半个时辰?!自己现在居然还能好好站在这说话,实属奇迹。
“咳,这不是怕他气疯了嘛。”魏无羡假咳,打着哈哈蒙混了过去。
江澄冷笑“明天蓝忘机肯定会告诉他叔父,你就等着死吧!没人给你收尸!”
魏无羡摆摆手,去勾江澄的肩:“你都给我收尸这么多回了,也不差这一次。”
心里却道:“他是肯定不会说的,根本没事!”
他忽然想起蓝忘机放开他时的模样,大概是屋内光线不好,以至于蓝忘机看起来居然有些失落的模样。
江澄一脚踹过去:“滚滚滚!下次再干这种事,不要让我知道!也不要叫我来看!”
魏无羡把蓝忘机垂头的模样抛在脑后,和江澄一路笑闹着回了屋。
此时的他尚不知未来有什么在等着他,更不知道最终陪他一直走下去的人会是谁,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条路是用鲜血和唾骂声铺就而成的。但是他终会走下去,哪怕身死,哪怕来世。可是等他走完了这条路,他一定不会后悔,因为路的尽头站着蓝忘机。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