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归来(2)

这章码了将近一星期……主要是一有空就玩游戏去了……

ooc请注意

——————

“去看一下阿羊么?”

“……好。”

阿羊是他们养过的也是唯一养过的动物,一只山羊。

在不知道多久前,在他们某次刚刚迁到一个新的地方时遇见的。

那天,王黯忙里忙外地布置新家,本田葵站在一旁什么忙也帮不上。出生没多久就被王耀连带着捡了回去,哪里干过这些粗活。王黯见他站着也无聊,就招呼他出去散散心。

草原嘛,哪里都是一个样,除了偶尔可见的蒙古包和小池塘,基本上没什么不是绿色的。

(这样的地方究竟有什么好散心的?)

本田葵在心里嘀咕着,翻过了一个山头,随即就注意到了对面山上的一片白。

(羊?)

平时都是王黯一手包办了衣食住行,但这些时日王黯似乎有些身体不舒服,如果自己带一只猎物回去,他会不会对自己刮目相看?

本田葵偷偷摸摸地靠近那群羊,他并不清楚那群羊是不是野生的,可是稀缺的捕猎经验让他忘记了这点。

“喂,你干嘛!?”

当他瞅准了一只体型相对健硕有力的羊,小心翼翼走进时就被人制止了。来人是个女生,声音却不乏威严,本田葵被吓得一缩身体,那只羊发现了他,顿时就撒开蹄子跑掉了。失去了目标的本田葵盯着跑远的山羊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回过头去看来人。他当然不傻,这时早已意识到自己的目标是家养的。

(不能被发现自己是来偷羊的!自己会死的很惨!)

本田葵把背微微挺直,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回过头想要道歉。

“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我是从外边来的,没见过山羊,一不小心就靠的太近了……”

这话当然是扯淡,虽然记不清是具体的多久,但王黯这人总会把新年的日子算得清楚。当然哪怕是所过过的新年次数他也记不太清,但是绝对不算少。

果然,眼前的少女露出了些微怀疑的神色,不过没多久就恢复成了有少女特色的清爽笑脸。

“什么啊,这可要小心。你要是碰上难说话点的人,现在也许早就被人打死了!”

看上去是接受了这个措辞,本田葵松了口气,正视这女孩的脸,随之又倒吸一口气。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这句话一说出口,本田葵就开始后悔。

“哈?我从未出过这草原,你第一次来这里,我们怎么会见过?”

果然……

“不,我想我只是认错人了,请不必在意。”

本田葵觉得这个女孩像是他刚带王黯来这的时候的那户人家的女儿,当年大概也就这么大,没准还要小一些。可虽然他不记得确切年岁,十几二十年又怎会没有呢?

这之后本田葵就和这个女孩聊了起来。先前说的刚来自然是唬人的,所以少女问起他外面世界的模样时,他只好佯装镇定地试图扯过去。

“呃……我在来着以前,一直都被关在大宅院里,一成不变的人,一成不变的学习。直到有一天,家里人突然带我来这。”

“额……是这样啊……”

少女觉得自己似乎提到了不该提的东西,片刻沉默后就开讲起自己身边的开心事。本田葵虽然也是在这住了很久,甚至比这姑娘更久,可是坐享其成的猎人小弟的生活和自己动手的牧民生活又怎么会一样?他的眼睛慢慢睁得浑圆,随着姑娘讲话,有时会发出一阵促狭的笑声,有时会惊讶得倒吸一口气。他的反应越大,姑娘也就越有成就感,也就越对他的“少爷生活”多迸发出一丝同情。

等少女

“啊呀!已经这么晚了吗?!我还要赶羊儿们回去,晚了的话阿爸阿妈会担心……”

“额,我帮你一起吧。”

本田葵看到少女烦恼的神情,一股子正义感油然而生。少女惊讶地看着他,但随即就爽朗的笑了起来。

“那就拜托你了!”

本田葵和女孩把羊全部赶到女孩家的羊圈里时,夕阳已经弥漫了大半天际。帮忙赶羊后本田葵也就顺理成章被邀请去坐坐。

少女的家与普通的草原民居并无不同,可最吸引本田葵的还是少女家中的一位老妪。

“爸!妈!我带朋友回来了!他刚帮我赶羊来着!”

少女元气满满地掀开了门帘,本田葵也就更清楚的看到了那位老妪的容貌,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而老妪的反应也就更加印证了本田葵的猜想。

“你是……?不——你不可能还这么年轻……啊,不好意思刚刚只是我的自言自语,还请不要见怪。”

“没事,您见到的大概是我的父亲和大伯,他们早年曾在这里生活过,因此如今我才会回到这里。”

本田葵自知对方的疑惑已是避免不了,少女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困惑。索性就扯了个谎。不出所料,老妪和少女的表情都渐渐明亮起来。少女的父亲也布置好了吃食,本田葵跟着这一家子坐下,边聊天边吃了起来。

可是不久,老妪又皱起了眉头。

“啊呀……听闻这年头外界可乱的很……很多中原人都搬来了草原避风头,如今你在这……那两位该……?”

本田葵一惊,虽说外界之事早已解决,但就他所知,西藏也已和平解放,战争早已结束,如今又谈何乱世?

可这些话以他为自己设定的身份是完全不能问的,只得硬着头皮接下去。

“请放心,家父与大伯如今都很好。”

(啧,这个谎真是越扯越大)

本田葵好不后悔,可若是全盘托出,不免就要暴露自己和王黯的身份,当真是骑虎难下。

(跟人类搭话果真是个错误)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妪听到这话,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有了着落,本田葵和他们聊着,直到天完全黑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