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岚云岫

一个很随便的人

神特么花吐症(中偏下)

怎么样这个篇章序号有没有很厉害哈哈哈哈!(话说还有人记得这个嘛……)一边听魔卡的歌单一边码文真的好爽!本来只是想重温童年结果一下就又一次中毒(笑哭)

“咳、咳咳!”

王耀保持着呕吐的姿势,抬手按了下冲水,一时间填满马桶的水倒映出王耀痛苦得扭曲的脸,然而透过尚未溢出眼眶的泪水看着模糊,但是让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究竟有多痛苦。

“咳……再不回去他们就真的要起疑了阿鲁……”

虽说不是很想回去就是了……玩什么国王游戏啊这群小鬼……

“啊啊啊hero是王hero是王!!诶王你回来啦!最后一个签就是你的了!”

“知道王是你怎么可能还会参加啊baka!”

“诶——少了人就玩不了了啊!”

“那就重来啊!”

“等等这不公平!”

“谁管你啊baka!”

米英又吵了起来,大家早已见怪不怪。

“……你们把剩下的竹签翻过来看看是几号不就可以继续了阿鲁……我就不参加了阿鲁。”

这样说着的王耀坐到了离众人玩游戏的茶几不远处的沙发上瘫成面饼状。

(好想回家……)

——
(小生并不是担心他只是想去幸灾乐祸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本田葵走在北京的大街上,一个劲地给自己洗脑。

距离上次来北京也有些年份了,本田葵看着四周截然不同的繁华景象,索性闭了眼,省了认路的事。

他就这么闭着眼,千折万转走进了一个和外界截然不同的小巷。

(……这么旧了,恋旧也得有个度,果然是老了。)

本田葵想起过去几乎他每次朝见都会换所宫殿的那人,默默在心里咒骂。循着旧时的路子,不出多久他就看到了王家大门,真到了这,倒是不太愿意进去了。但终归来都来了,本田葵深呼吸两次,一鼓作气打开了王黯的房门。

迎面看到的,是撒满房间的花瓣,和虚弱的跪倒在门口的王黯。

(我有多久,没看到这老狐狸这种惨兮兮的样子了?)

注意到了来人,王黯原本无神的双眼迸发出了星星般的光芒。

“呀哈~小兔崽子你可算来了不愧爷养了你这么久,如你所见这是花吐症,治疗——”

“喀喇!——”

门被关上了。

门外传来人跑远的脚步声。

王黯凝视着那扇门,确定它不会再开之后,爬到了座机旁,拨了电话,把话筒放在脸侧就开始了鬼哭狼嚎:

“哇啊啊啊不辣金丝鸡你现在给爷空运两百斤瓜子爷爷今天要磕到死哇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6)

热度(65)